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一次坐露卡的经历—— 知青岁月的往事 作者:陈菊秋等  

2018-03-09 11:48:40|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坐露卡的经历——  知青岁月的往事

        陈菊秋

那是1972年4月初,我从上海探亲后返回逊克,途径北安转车。因为知青探亲返回人流集中,每天从北安发往逊克的班车就只有一趟大客车,许多知青都滞留在北安。我在北安整整呆了四天都没买到车票。每天去车站排队买票,遵守秩序,老实排队,就等同竹篮打水一场空,无奈地等待和期盼,不知何日到头。终于在第五天,车站告知有一趟加开的卡车,等票的知青个个喜出望外,我也拿到了一张票,当时手持车票乐得直蹦高,心想可以顺利返回生产队了。

清晨六点发车,天色黑蒙蒙的,装满知青的敞篷卡车出发了。上车后,车上是欢声笑语,讥讥喳喳的说话声不断。大家都在自己携带的旅行袋上盘腿而坐,车刚开出北安不远,就感到一阵阵的寒意袭来,个个不知不觉地蜷缩成一团,冻得直跺脚,渐渐的,说话声都消失了。随后下巴直打冷战,全身瑟瑟发抖,不相识的男知青抱成一个大团,女知青渐渐也抱成一大团,以御寒冷。车在公路上行驶着,寒风在耳边发出阵阵吼声。忽然前面有一辆马车,老板子戴着棉帽子,坐在赶车的位子上,手持长鞭,与卡车错车时毫无防备。因路面狭窄,正当卡车与马车擦肩而过之际,卡车上有位男知青,探出身子,顺手就将马车老板子的帽子抢来戴在自己头上。当时我们还没反映过来,后来得知是抢老板子的帽子,我们几个女知青都用蔑视的目光看着他,不知这位男知青是哪个队的,真够缺德的。这个瞬间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至今想起还记忆忧新,现在想想那位知青实在是冻得受不了,无奈采取的举动。但无论如何,这样抢别人的东西,暖和了自己,让别人挨冻总是不应该的。

一路上十几个小时,卡车在翻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颠簸,晚上七点多钟到奇克车站。下车时人都冻僵了,两腿都站立不起来,路都不会走了。那是黑龙江四月初早春季节,白天气温在5度左右,人还受得了。夜晚和清晨最低气温在零下10度左右,人体感觉十分寒冷,尤其是坐在敝篷卡车上,车在空旷原野上行驶,坐车人挨着冻,还不能着地奔跑暖身,只能咬紧牙,挺着坚持着,硬挺着。

回家探亲的路途充满艰辛,但也阻挡不了我们回家的脚步。 陈菊秋记于2018年1月20日

附录插友的微信留言:

A:菊秋的这篇文章短小精悍,写一件事情,就是坐敞篷卡车从北安到逊克的过程,却集中反映了上海知青探亲往返的艰难、气候寒冷的煎熬、交通不便的落后、以及人心冷暖的反差。很有典型意义,现在的青年人根本无法理解,即使是和我们同龄的上海人(没有出过上海的)也难以想象。很有价值,谢谢菊秋,贡献了又一篇好作品。

B:我补充一些相关经历:那年我从上海探亲返回逊克,坐火车直达龙镇。下火车是凌晨四点,车站外面一片漆黑。深一脚浅一脚,背着两个沉重的旅行袋,里面装着上海带回六连的各种食品。走了不到五百米,到了长途汽车站。这一列车大约有1500个知青,但是发往孙吴、逊克以及兵团、农场的长途汽车,每天只有六、七辆。每辆汽车最多装五十个乘客,一天只能送走300多个知青。前几天就压下二、三千人没走掉,今天又是一千多人,近四千人!每天走四百,也要走十天!这时,龙镇汽车站门口人山人海,黑压压一片,根本看不到售票口在哪里。据说要到六点钟开始售票,我们几个人把行李放在一起拿好零钱,大概龙镇到逊克的长途票价是八元。等啊等,一个多小时在分分秒秒中熬过去,似乎比坐二天火车的时间还长。我个子小,挤来挤去就在人缝里钻到离售票窗口还有十个人的地方,心里想这回差不多能买到票了。谁知道快到六点前几分钟,来了十几个小伙子,一下子把售票窗口占上了,咔嚓一下几把打火机都点亮了。嘴里喊着,买票的把钱给我们,替你们买票。原来是票霸,钱给了他们,票不一定给你,或者少给你二张。有人告诉我,这些人都是长水河农场的知青。出了名的能干仗,那是个劳改农场,知青都像土匪一样!这下完了,票子买不成了,说不定还要把钱搭进去!六点一到,售票窗口打开了,刚刚够一只手伸进去送钱、取票。长水河的那帮人就喊上了,拿钱来,再取票!就在这时,另一帮知青冲到售票口,喊道:凭什么把钱给你们,偏不给,怎么地!这伙人是兵团103团,就是红色边疆农场的。他们二十多人,比长水河的多几个。两帮知青一下子就打成一团,还捅了刀子,马上要急救!售票窗口反而空出来了,我乘机往前使劲一挤,把钱送进窗口,三张车票就紧紧攫在手中。也不知怎么连滚带爬地钻出了汽车站,见到二位逊克的哥们,我买到车票啦!他们说你骗人,打开手心,三张车票!哇,抱在一起蹦起来了!这真是死里逃生,胜利大逃亡啊,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买到了车票,可以离开这个可怕、黑暗、寒冷的龙镇了!想起这段经历,最让我感触的,就是一点,这么三四千个知青就在那里干等着长途汽车票,就是要回连队回生产队回下乡的那个屯子,居然没有一个人说现在就跳上火车再返回哈尔滨返回北京天津上海返回父母身边去!他们是傻还是咋的啦?

 C:看了仁伟,菊秋写的回家路程之事,使我心也翻动。每次回来回去总想少化钱,就乘轮船,可是船票很难买。记得71年年底和小龙从乌尹林到大连,大连刮大风船停了几天,船票不好吗,天天排队就是排到最后也没买到。在大连呆着正愁死了,谁知看见上海当兵站在政府大厦门口站岗,和他们谈起,他们却伸出温暖的手,帮我俩送进轮船里,就是我常说的,住在一等舱夾道里,碰到一等舱的贵宾郭沬诺前夫人(日本老太)。聊起话来,老太对我俩可好了,给我们俩水果,饼干吃。整整二天唠不忘的话。这就是上海人帮上海人。(日本老太上海有房子。冬天在上海住,夏天在大连住。)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