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为有作为的追求点赞——写于反修知青群聚会之前之二  

2017-04-19 13:43:46|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粗读英国人马丁吉尔伯特著《俄国历史地图》(第三版,王玉菡译,中国青年出版社09年3月版)之后有感触。与世界各个大国一样,俄罗斯漫长的历史相当复杂曲折。看此册地图,的确帮助读者懂得好多俄国历史,尤其是在时空交集的人物与事件方面,头绪清晰了,印象也深了。

这里我要发感慨的是看到书中记载“1648-1917年流放西伯利亚的情况”。有这样两段文字,“1913年,斯大林致其妻子的姐姐的明信片:‘要是您能不时寄一些风景明信片来,写上几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在这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大自然单调得不像话;自然在夏天就是河流,冬天就是雪,别的什么都没有。我真无奈想看看好风光,哪怕是纸上风光……自然是非常残酷的;三周前,我们这儿的气温达到了零下45度。’”(53页)

还有列夫托洛茨基《我的生活》:“夜里,房子里满是蟑螂窸箤乱窜的声音,它们爬到桌子、床,甚至是我们的脸上。有时我们不得不冒着零下35度(华氏)的严寒从屋子出去一两天、而屋门就这么一直敞开着。夏天摇蚊让我们遭了大殃、它们甚至能咬死在树林里迷了路的母牛……春天和秋天,村子里一片泥泞……我正在一边读马克思的书、一边把蟑螂从书上拨下去。”(53页)

这些记载,使我想起了当年反修公社知青群的处境。论自然条件与物质待遇,反修知青的某些状况恐怕还不及“流放者”。

反修插友姜伟浩在其回忆录《三线脱坯——兴安密林生存三章(2)》中写道:在脱坯劳作时,为防“小咬”虫子咬人,开始是从头到脚包裹自己,但无效;继而用火攻,试图熏走“小咬”,又无效;再整绝招,赤身脱坯,即光身糊泥,只露两眼。也有插友回忆:队里的短尾巴牛在夜间被“虻”咬死。

反修公社不仅远离县城,还远离本县的其他公社,处于荒无人烟的小兴安岭山脊地带。山高路险,供给严重不足。吃不饱的日子以及挨冻的日子,成为插队头几的年常态。知情者都说:插队逊克再苦,也苦不过“三线”(反修公社别名)。

但是,与流放者不同的是,据我了解(通过个别采访、读反修知青回忆录),反修公社的上海知青是经过个人选择、自愿报名上“三线”的。假如说离开上海到逊克插队是这些知青的第一次选择(多半是无奈的选择)的话,那么报名到“三线”去,则是她们(他们)的第二次选择。第一次选择带有明显的盲目性,不知黑土地农村的深浅;第二次选择则是明知艰苦还要去,这种自觉性,带有英雄主义气概,是一种年青人要有作为、敢于去创业的追求!

当然,历史英雄主义的结局往往染上悲喜剧双色;两种色泽的亮点因观者喜好而有所取舍。

《俄国历史地图》还记载“1953-1961年的处女地”。讲到处女地的“典型气候”是:“在有些地区(如托木斯克),一年中有180天积雪覆盖地面,在其他地区(如切尔卡尔)一年中降雨在8英寸以下。”“1953年赫鲁晓夫为增加粮食生产,发起了开垦处女地运动。大量的以前未被开垦或废弃的土地被集中开垦。在充分动员和半义务征募之后,很多年轻人从伏尔加河以西来此定居。到1956年有8000多万公顷的荒地被局部翻耕。然而,由于不切实际,到1970年该计划被放弃。”

反修公社知青的努力好于此。在反修公社原址上,因类似“处女地”的自然条件,农垦面貌改变不大,但在水电开发、矿石开采方面颇有斩获;交通也好多了。总之,这块“处女地”开发后,没有被废弃,而是开发在延续,(虽然还很不尽如人意)。反修知青不会因自己当年的追求达不到理想地步而沮丧,只会对年轻时的勇气自我点赞。

方良记于2017年4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