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再读《苦难与风流——“老三届”人的道路》——写在反修公社知青群聚会之前  

2017-04-19 12:35:36|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原逊克县反修公社(今名宝山乡)的上海知青群要有一次年度聚会了。我坐在书桌前,看着预报名人员的名单,想着这些人的多彩或跌宕人生经历,思绪万千。做些事吧!我抽出一本本关于知青的书籍,因家藏书不多很快做了一个书目录。从中拿起一本旧书,1994年夏季出版的《苦难与风流——“老三届”人的道路》,先看编者金大陆的《后记》,《后记》写于1992年7月,也就是此书编成于25年之前(问世于23年之前)。称之为“旧书”,似乎不为过。
       再看书中所收录文字,有“老三届”人的文章,也有社会各界谈“老三届”的文章。摆事实的,有之;多数则是自评或论事。编者立意是存当年史实,录当代声音,但无法归拢各类观点、或无法清晰划分作者同异,索性说:“本书提倡思考,至于它标树什么!?全在于读者的接受之中了。”
        25年过去了,没有哪位智者会试图“统一”社会各界对“上山下乡运动”的认知,但有很多有识之士尽量保存“上山下乡运动”的史实、尽量保存当事人的回忆、尽量记录经历者的想法。在记述历史方面,无论做什么事,都是有一定难度的。成为《历史》的文字,总会带着记录者的思绪,纯客观的《历史》绝无问世可能。因此,重读《苦难与风流——“老三届”人的道路》,不得不佩服与感激编者做了一件大好事,在改革开放的起步阶段,收录了这么多当时的回忆与声音。这是不可复制的精神财富,因为在25年之后,假如这一百多名作者重新拿起笔,再来写回忆或发声,必定是小有差池。
       比如,张抗抗在此书中发文《选择的疑问》,拿来对照她近年发文《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丑陋”的老三届》,可以发一些感慨。前文,张抗抗仅就知青被卷入“上山下乡运动”的无奈性质,对“上山下乡运动”做出一些质疑,是符合客观实际的,可以取得包括知青在内的社会各界的共识;但后两文是对知青(包括“老三届”)价值观评判,失之偏颇。多向思考是人类特性与优选项。有分歧,是提倡民主的舆论界表现。在记述“上山下乡运动”史实方面,社会各界有识之士是基本一致的;但在评判“上山下乡运动”、尤其是评价参与者的行为方面是有很大分歧的,论其实质是各种价值观的分歧。只是热衷于维护个人利益的“张抗抗们”何必劝说(乃至嘲讽)张扬利他主义旗帜的团队?在提供不了史实的前提下,“张抗抗们”、貌似知青的“佼佼者”在历史认识方面的迟钝与退步,就不得不是“言多必失(败)”了。
       反修知青群准备撰文成册,立意是以持善良的初心,以记述史实为主,兼存老知青的心态。从目前进展来看,记述史实则易;即便是兼顾评议,也比较难。评议是主观性质的,难免分歧。群内各人谈起当年事,有些人是对卷入“上山下乡运动”悔恨交加;很多人则是说当年“有悔”,而今谈起又“无悔”;但更多的人是说“有悔”与“无悔”兼有之。(我个人是后者,即面对真实的历史,我们会对自己的合乎道德操守的正当行为说:“无悔”!但对自己的很多幼稚行为说:“有悔”!)
       所以,我们不会拿“有悔”与“无悔”说事,行诸文字就是有一说一,就事论事。假如历史可以重来,我们一定对自己的人生经历“有悔”——为什么不做得更好呢?但是这种假说近似无意义,岁月可以倒流吗?
       重读《苦难与风流——“老三届”人的道路》,令我感觉我们现在动手写书存史,或许晚了。岁月已经淡化了苦难的滋味,社会阅历叠印淡淡的记忆,笔下添加了许多当下的主观看法。写出来的书,只是《史》;但是毫不隐瞒,这将表现我们的利他主义倾向与乐观心态。

方良记于2017年4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