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眷恋——群聊回乡记  

2017-03-30 09:04:22|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10月上旬,插友黄仁伟返回第二故乡,因为公务缠身,只得匆匆而过。在反修知青微信群里,激起一阵阵波澜。时过五个月了,回想起来,还是去年反修微信群的一桩大事。特重新整理出部分微信记录,存此备忘。
(聊天的主角黄仁伟,简称“黄”。微信群众友回应,简称“群”。)
       黄:望着路左边的黄豆地,心里唱着,我们跟着太阳走,什么都没改变!车子驶离六连,在这里仅仅停留了十五分钟,可是把我的思绪带回了四十五年前。过去说人去楼空,现在是村去人空!你们把远处拉近,可以看到有一幢老房子,那是老六连的最后一幢遗留,现在已经关在大垻外面,等着明年夏天的洪水把它冲走。
我甚至不想留一张六连的新照,只是远远地拍了一张全景,各位小伙伴们把照片放大,可以看得清楚。沿着四支流南岸,已经筑起一道大垻,可以挡住阿廷河突然爆发的山洪。这就是六连曾经的象征,陡峭的山崖,松树昂然屹立,溪流潺潺环抱,寂寞孤独而不屈不挠!
       从四支流向南望去,屯子南边的松树林已经全部砍光,可以一看望见馒头山。
       这是村子北面的五间房,王纯新、亷木匠等老乡曾经住过,如今已成废墟。老机库已经不见踪影,只有这几部农具在原地静静地躺着。埋没在草从里的耙片,你们还认识我吗?我可是认识你们的。物是人非?一过河就到了老机库旁,看到生锈的重耙,那是我们切割荒地的农机具,似乎是在等待当年的老友归来。五支流的水泥桥面已经铺好,大客车可以直接通到六连村里,过去拖拉机经常陷在这河边。村口的五支流正在修水泥桥,一群白鹅在水里嬉戏,这个景观是当年没有的。最后500米就要到六连村口了,那个突然断开的山岗,就是六连的大门。远远看到六连的房子,已经盖到原来村西边的土豆地里了。路北山岗南坡秃秃的,是接近六连的特殊景观,司机说这个坡很美,我却心里酸酸的。阿廷河两岸的的柳毛子还是那么茂密,在宝山其他村子旁已经看不到了。这是从经营所通往六连的土路,车行缓慢颠簸,但比当年已好了很多。这里就是阿廷河经营所,我曾经和森警在这里啃熊掌。房子已经在80年代被山火烧为灰烬!这里下坡后到六连就只有几里地了。路两边的松树已是参天大树了,当年还是树苗。
       四连到六连之间的阿廷河经营所,种植了大量人参,蓝色大棚下面复盖着。土公路尘土飞扬,几十年前奇克到各公社的路都是如此。左边是四连的东岗大田,这下面全是玛瑙石,现在县里禁止开采。四连东大岗直通六连的公路,路两旁都是玛瑙矿资源集中地。我记得当年开着手扶拖拉机去六连那叫个难行呀。四连通往宝山和六连的三叉路口。四连门前的阿廷河将从这条渠道流过,一旦河水暴涨就不会冲刷屯子。 这是四连的外景。
       镇上的人家户户有车,而且不止一辆。也有些老乡家装修得比较干净,鲜花包围。宝山乡邮局,曾经是维系着知青与上海的情感纽带。小白桦,齐刷刷,象卫兵列队向你致敬!这是一棵完整的过火大树,几十年后还没有倒下。你能看到当年大火的残迹,都是合抱粗的大树,现在只有烧焦的根部可见。白桦林和塔头甸子交织,看上去很温柔的这些塔头根部的草炭就是山火隐患。
       群:?六连的历史悲壮,给我们留下了青春的回忆,虽然房屋不存在了,但知青的精神永存。
       群:仁伟,你辛苦了,谢谢你!保重不要太累了!
       群:曙光,仁伟,你们说的很对,因为我们对那里太有感情了,所以这次我们回去带着遗憾跟村干部有点小磨擦,回想一下,想开了也就释然了。
       黄:?那棵石砬子上的大松树还在,上面曾经停留过你打落的山鹰。我望着那棵老松树,心里想,你才是六连的像征和见证!又想“革命人永远年青”中的歌词,“他好比大松树冬夏常青,他不摇也不动,永远挺立在山顶”!上百个风华正茂的青年,灌注了七八年甚至十来年心血的六连,就一去不复返了。
眷恋——群聊回乡记 - 打浦69 - 69’打浦的博客

        原六连村貌。(旧照,摄于1978年2月。)
        群:主要是看不到曾经的六连,眼前呈现的根本不是六连,而确实就是六连,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黄:各位好友,早上好。云飞说得对,大家要向着未来。我们伤感,是因为对六连、反修、逊克的感情太深!那段岁月给我们打下不可磨灭的烙印。要看到,毕竟也有发展和进步,我从逊克到伊春再到上海,只用了十二个小时,在过去是不可想像的。中国的巨变也缩影在六连,变化有好有坏,好多坏少。看开了,释然了,向前走。四十五年前的反修三线已根深蒂固的扎在我们的心中,这次我们重返知青路,眼前的一切现状,心里难免有些酸有些痛有感慨。


眷恋——群聊回乡记 - 打浦69 - 69’打浦的博客

  站在原六连山岗上。(旧照,摄于1978年2月。)
       群:仁伟,你是用足了四十八小时,太辛苦,身体要紧,劳逸结合,保重!我们大家也要向着未来。
       群:跟着仁伟一步一步踏进我们把全部青春抛在的土地,眼前竟是断墙残壁的废墟,不知何时会被大水冲掉的独屋,已经成了光秃秃的石砬子,一片凄凉……眼前一片模糊……六连啊!伤感,悲凉!原来的六连和我们的青春在历史的长河中如一小小的泥丸淹灭了。一切不留,无可记忆。收藏了陈冬芬和仅有老房子的二张照片。
      群:谢谢黄仁伟辛苦了!给我们现实版的青松队。路两旁的柳毛子里,我们打过狍子、套过兔子、逮过小鱼、听过布谷鸟叫:“光棍好苦”。从这里到公社五十多里路,当天来回。现在从宝山乡开车到六连,只有半小时!世外桃源,而今安在?向路右侧的大岗告别,不知道还会不会再相见!即使我来不了,六连的兄弟姐妹们还是会来的。何况交通越来越好了。 


眷恋——群聊回乡记 - 打浦69 - 69’打浦的博客

 大道。(近照)眷恋——群聊回乡记 - 打浦69 - 69’打浦的博客

         在老知青陈冬芬家门口合影。(近照)


眷恋——群聊回乡记 - 打浦69 - 69’打浦的博客

         遗弃在大田里的老机耕具。(近照)
         群:仁伟你好,看来很美,我的记忆里只有从70年2月3月上三线,到74年12月回上海,这段日子里,三线山上房子后,就是你来连队山下大片住房,还有后山西面山刚开的大片地,还有上山时拖拉机在山里开的毎一条路现在就在眼前,永远忘不了,一想就出现,那时真不容易,真的好艰苦。
黄:三支流谷地豁然开朗,颇有世外桃源之感。路旁的森林越来越高、越来越密,真的成了林间小道!乡间公路继续向南延伸,从六连到阿廷河村大约有十公里,比六连的路况好多了。三支流河谷,当年六连烧荒就是从这里跑了山火。现在成为一片良田!这条阿廷河贯穿宝山乡东部,流经六个村子(五个连队),最后注入库尔滨河。这里才看到阿廷河的原貌,三、四、五支流到此汇合,河水清澈见底,映照着蓝天和山岗。返回经营所然后向南,开往陈冬芬现在居住的阿廷河村。


眷恋——群聊回乡记 - 打浦69 - 69’打浦的博客

        黄:炳新,那天在陈冬芬家我想让你和她通话,可是没有你的手机号,微信里也没有你的音频视频,只好放弃了。我把你最近在太湖源的照片给冬芬看了,她说炳新有这么老吗?你看,大家的记忆都停留在40年前。我们要碰头一起商量帮助冬芬的事情。
       群:仁伟,响应帮助陈冬芬,做奌实事,我参加,我想念六连,那棵大松树我到机库天天看见,现在就好象在眼前。
群:响应,做点实事,帮助陈冬芬。我梦里的六连,也是那棵石砬子上的松树。有它见证远去不复返的烟尘。可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眷恋——群聊回乡记 - 打浦69 - 69’打浦的博客

        三月初的逊克乡区。(近照)


眷恋——群聊回乡记 - 打浦69 - 69’打浦的博客

        大雪覆盖的村庄。(近照)
       群:仁伟,石粒子的”老松树”象征你们六连!不屈不挠屹立!我们山河大队的“大榆树”成为山河知青集体的记忆!
       群:仁伟,跟着您的脚步,踏进你们日夜思念曾经风雨 同舟战斗过的老六连,老三线,很受感染!”
       群:仁伟,非常赞同您的想法,“五间房的废墟”最好用油画画下来配上文字送到知青博物馆。“旧机库废弃的重耙和耙片”整理一下,实物送进知青博物馆。最好都能抢救下来。
       群:2009年,刚退休回山河。故地重游,直奔原来的青年食堂,青年宿舍!但连废墟也没有了,伤感遗憾!五房间可以弥补!废弃重耙如能在知青馆再现,定能浮想联翩。
       附记:
       群:看到逊克县官网上在宣传《远山盛开的杜鹃花——宝山乡纪检书记姜华》,文首说:”她是绽放在北方山林春天里的杜鹃花。19年来,她用满腔的热情、稳健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把自己最美的青春无私的奉献给了这片生她养她的热土。把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温暖送到了宝山千家万户的群众心里;她用自己的勤劳和汗水为美丽乡村增光添彩,得到了干部、群众的肯定和好评,树立了新时期基层妇女干部积极进取、勇于担当、乐于奉献的光辉形象。”


眷恋——群聊回乡记 - 打浦69 - 69’打浦的博客

 
       黄:这位女书记(姜华,宝山乡纪委书记)去年我在宝山见过(照片左一)。她是在四连长大的当地人,认识四连的上海、四川知青。据她自己说,还记得冯长发、倪秀华等人,70年代末大概她五、六岁。
       群:仁伟大哥,姜华是原四连姜振铎的二姑娘,从他父母那里知道上海四川知青的。听她父亲说过,她还有一位姐姐叫姜红,比她大几岁,还有一个弟弟现在还在四连。
       黄:照片的右一是宝山乡长,左二是乡人大主任。人大主任也是五连的坐地户,与上海知青很熟。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