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往事回眸 作者:韩依群  

2017-03-23 15:28:48|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回眸
     (原黑龙江省逊克县逊河公社双河大队知青 韩依群)
        岁月匆匆,自一九六九年下乡插队到今天,时间已整整过去了四十五年。四十五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而对于人生来说,四十五年,人生能有几个四十五年啊!暮然回首,四十五年前的往事距今原来只有一步之遥……
        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十一日,对我来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我和同学们手里高举着“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鲜红旗帜,嘴里高唱着“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将亲手把我们一穷二白的祖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任重而道远”的嘹亮战歌,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踏上了北去的列车,开始走上了艰难的人生旅程。中午十一点多,当列车汽笛长鸣一声将要启动时,车内的少男少女们拼命地哭喊着,站台上送行的家长们也哭喊着潮水般地向前涌,那撕心裂肺的哭声,那生离死别式的悲壮场面真让人难以忘怀。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使劲挤到窗口,向送行的父亲挥手告别……
        在接到出发通知的那几天,我正在生病,腹痛难忍,躺在床上起不来,母亲便到学校领导那里哀求:“我女儿身体不好,让她下一批再走吧,反正户口已经迁出了。”可学校领导不答应,母亲很无奈,只得以泪洗面。谁知一天傍晚,我们刚吃过晚饭,家中来了学校工宣队老陈师傅和艾师傅,也许是学校领导已向他们反映了情况,他们前来探个究竟。当他们看到我满脸病容躺在床上时,老陈师傅立即返回学校借来一辆黄鱼车,让我坐在车上,他和艾师傅两人轮流踏黄鱼车将我送到县人民医院挂急诊,经医生治疗后又送我回家,并嘱咐我按时吃药打针早日恢复健康,同时又态度坚决地告诉我,一定要赶上这一批和同学们一起走,不能个别留下。那时,上山下乡是场政治运动,工宣队师傅他们忠诚于党的事业,履行他们的职责,把那些学生一个个送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就是当时学校工宣队的首要任务。
       在我临走前的那个晚上,母亲哭了整整一夜,她实在是放心不下我这个不满十六岁且体弱多病的女孩子出远门啊!再说,家里姐弟几个我是最大,小妹妹那年才三岁,家里有许多家务活都是我帮着做的,我这一走,对母亲来说,好比是一下子失去了一条手臂,因此母亲是一千个不放心,一万个舍不得啊!其实那一夜我躺在被窝里也一整夜都没睡,听着母亲不断的抽泣声和父亲不断的叹息声,想着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亲爱的父母,离开朝夕相伴的弟弟妹妹,也不禁泪流满面……
       弹指一挥间,四十五年过去了。当年,一列列北上列车中那些高举红旗高唱战歌的少男少女们,而今都步入了老年,且都有一段难忘的经历,有的甚至刻骨铭心,好像我们这一代要历经沧桑。但我们都不后悔,我们没有虚度青春!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