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飘荡的只是一些思绪——写在又一个下乡出发日  

2017-03-20 10:12:28|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七年之前的今天(1970年3月20日),是我与打浦、卢湾、新晖等三所中学的25名同伴,赴黑龙江省逊克县松树沟公社东发大队插队的下乡出发日,不能不有点想法。

我们是怎样“自愿”报名插队的呢?在此,我不顾其他插友实情,只说自己。

在我们出发的前一年(1969年),是“文革”十年之中“左倾”风气最为严重的年份之一,上海市区的68届初高中毕业生被卷入“一片红”的上山下乡运动。我们69届势必留心上一届上山下乡的情况,也是在关注自己的未来。但从所得到的信息来看,垂直媒体或者大力表彰上山下乡积极者;或者只说新老社员如何相得益彰。知青家书基本上也是报喜不报忧,很多真实情况没有反映出来。所以,在报名下乡之前,我(或者其他69届同学)对下乡的知情程度是不高的,因此产生的主要问题是对困难缺乏应有的思想准备。

另一方面,从我们(69届整个集体)的成长轨迹来看,接受过一个完整的小学教育,不论当时各所小学的物质条件有所不同,但从品德教育来看是基本一致的,那就是利他主义的理想道德熏陶,以革命英雄为人生榜样;当时的社会环境更是引导年轻人为新中国作贡献为第一要务;至于家庭教育历来是(至今如此)希望后代向善、成人、尽孝。所以,我们有一个仰慕革命英雄、渴望快速成名的情怀。进入中学后,受“读书无用论”的影响,我们没有认真读书;学校的教育秩序也很不好,但是“左倾”教育变本加厉。从表面来看,中学阶段仍然重视德育,英雄的形象与激扬的口号与小学时期类同。

在1969年,我们曾两次到城郊农村去参加“学农”劳动,对于“疏散城区人口、有利备战”仅仅是一种名义,但有为上山下乡“预热”的意义。实际效果就是:城郊劳动对于一群少年来说,得到的是一番短暂度假、享受新奇的感觉,体验艰苦、经受困难的效果甚微。所以,对报名下乡没有产生多少阻力,反而增加一点点自信。

在1970年春节之后,各校迅速进行69届“一片红”(全体上山下乡)的动员,我(与很多同伴)在客观上严重缺乏知情与选择的情况下,主观上又有追随革命英雄的愿望、以及快速成名的渴望(后者,历来年轻人都是这样的),尽管思想有斗争,还是以少年之勇压倒莫名畏惧,“自愿”报名了。所以,论报名上山下乡的动机,不是单纯的,比较复杂;但是我想强调的是,向善是主基调。小的来说,为家长分忧、自己可以独立;大的来说,也是想为社会、为国家作贡献(而不是仅仅养活自己)。

下乡后,我们又是怎样接受现实的呢?我也不顾其他插友实情,只说自己。

出发的这一天,到来了,我们的心情,难免一番跌宕。火车开动了,送行的亲友不见了,车厢里的人在抽泣,领略到不适与不安。看着一路北上的外景,更加不适与不安,恨不得可以永居车厢里,作一次无限期“旅行”。沿途有几个大车站,有迎送我们的人群,我们只是漠视无顾。三整天的硬座坐够了,到北安火车站,下了火车,换上大客车,披星戴月,来到生产队。在客车上,个个被冻得浑身发麻、手脚僵硬;下客车后,被引进知青食堂,饱餐热汤与大白馒头,身子灵活起来。我们开始仔细观察环境。原来在我们东发大队已经有一批“老知青”了,那是来自上海市松江二中的69届同学,在1969年11月11日出发,来到此地插队,是我们的先行者。得知后,我们有了“此道不孤”的安慰。随即放松了紧张的心情,各自寻找攀谈对象。我在做什么?据时任东发大队长王树东的回忆:“你在当晚,拿着一个小本,诚恳地问:村子里哪家是贫农?哪家是地富?”天啊!我当时就是一个“左倾”少年(16周岁又几个月)。

晚饭后,已是子夜。我们分别被送到各个老乡家借宿(之后一直借宿到当年秋天)。当晚,我在老乡家的热炕头睡得很沉。但据以后了解(前年与一位分别几十年的女插友聊天,询问下乡当天的情况),女知青经受到的心理冲击很沉重。她们数位女知青睡在陌生人的家里,况且是同一间屋子里。屋里南北炕,一炕是老乡一家,一炕是数位女知青。女知青用自己带来的被单当帘子、挡在两炕之间;不敢脱衣服,裹着被子,流着眼泪不敢哭出声,整整一夜不能合眼。

不仅是住宿问题,还有伙食方面的问题。劳动强度大,所能摄入的食物实在低劣且量不足(量的不足,隔一年之后,有了明显的改善),天天有饥饿感受。至于劳动对体力与耐力的折磨,就不必赘语,人所皆知。更痛苦的是心灵的挫伤,遇到许多不合原先想象的事情,逐渐了解到了真实的社会现状,形成并不高尚的价值观——适应存在,实用有理。所以,以后我们(其他插友的心迹且不论,至少我是这样)的行为,就是讲实用,俗话“混”。至于实际效果怎么样?要看个人的机遇与事功效应了。但讲客观效果,还是需要付出个人努力以至于某些方面的贡献,否则在当时崇尚利他主义价值观的年代里,是不可能得到所在集体承认的。

总之,今天回顾当年,下乡之初是怎样度过的?吃过的苦,早已淡忘,记忆深刻的只是一些思绪,可以重新复原我与同伴是如何从想象力扩张、并不了解社会实际的思想幼稚者蜕变成实用主义信服者、这一心路历程。

写到此,集中表达一个看法:走过的路,人老识途;眼前的路,实实在在;未来的路,慢步求索。可否?

飘荡的只是一些思绪——写在又一个下乡出发日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