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大包干”拾忆(上) 作者:黄仁伟  

2017-02-03 14:02:44|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一数我在逊克务农期间,前后待过五个地方。前后落户于三个生产大队,即边疆公社光明大队(又称黎明二队)、反修公社一连和反修公社六连;还有两个地方属于短期居住,即在筑路营“老新兴”呆过半年,还在“大包干”住过四、五个月。本篇文字就聊聊“大包干”,回忆那些美景和趣事。

“大包干”在哪儿?似乎是一个已经被遗忘的地名。翻开最新版逊克县地图,在宝山乡和大平台水库之间的库尔滨河中游有几个大的河湾,“大包干”就在这几个河湾之间。为什么叫“大包干”呢?据老乡说,1958年大跃进,逊克县要开发工业建设,设想在这里开矿,向上级申请钱款,只得到几千元资金,由县工业科承办开发工程,由此称作“大包干”。到了1969年战备期间,县里按照“分散、隐蔽、靠山”的要求,设想在“三线”建小型军火库,地点就放在“大包干”。我们到反修公社报到、落户之时(1970年7月),这个军火库还在,存放着战备用的炸药、子弹、手榴弹、地雷等轻武器。军火库是在悬崖峭壁上炸开一个又深又宽的槽沟,然后用木刻楞做墙,做成一个非常隐蔽的建筑,加以周围的密林遮掩,不到跟前两三米远,绝对看不见这个军火库。

没想到,我们真和这个神秘的地方结上了缘分。这个“大包干”,真是一个极为隐蔽的去处。从一连所在的“卫星河口”东大岗一直向南,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走二十多里地,到了一个深深的峡谷,再一路陡坡,下到谷底就是库尔滨河的一个“大汀”(当地老乡把水面平静的深潭叫“汀”),也就到了河边,一个绝佳的景色展现在眼前。

两岸长满了常青松(鱼鳞松、白松、果松、红松,都是四季常青),碧绿绿的松林倒映在河水中成了墨绿色。冬天白皑皑的大雪压在松枝上,松树林下面是黑色的火山岩,白、绿、黑三色分明,煞是好看。层层叠叠的青松林铺满了两岸的悬崖峭壁,库尔滨河水冲刷着巨大的火山岩,形成有台阶落差的“哨”(即小瀑布),因为水的冲力,即使在零下几十度的季节,“哨口”的河水也不结冰,水汽一遇空中的寒气瞬间凝成两岸树梢上的白茫茫的雾凇。

晴天的阳光照在满山的雾凇林间,晶莹剔透,银装素裹,琼枝玉叶,展现出一个银色的世界!如今人们争先恐后地跑到实地去欣赏大平台雾凇,赞其如此壮观!其实远不及真正原始状态的“大包干”雾凇,有着那种特有的炫丽、风味、神奇。因为随着大平台水库的修建,原有的两岸常青松已经被埋入大平台水库底部了,翠绿、银白、乌黑的三色世界也就消失了!

这话扯远了,再回到那是1971年冬天到1972年春季,反修一连派陈伟民、陈根福和我三位知青,还有“老刘头”(刘金举)、老魏头、马老板“王二逼”等几位老乡,一起到“大包干”去干活。这个活儿就是在“大包干”(军火库)的木刻楞仓库,当作车间,给逊克县木材厂煨“车辋子”。什么是“车辋子”?就是牛马车轮子的外框,又叫作“花轱辘”。要用最结实的柞树做原料,切成4米长、10X10公分见方的长条方子,在大锅里面煮十几个小时,变成软软的木条,然后在一个铁皮包着的圆盘上煨成一个圆圈,再经过冷却以后加以固定,外面包上铁皮,里面装上辐条,就制成“花轱辘”车轮了。我们一连只管做成粗方子以前的工序,木材厂的师傅们则管后面的各道工序。我们如果供应不上原材料,他们就得窝工。干这个活儿,有季节性,只有在春节之前的二个来月时间,一旦开春转暖,就得停工了。

每天早晨,老刘头领着伟民、根福和我,扛着大锯、大斧子和木榔头(用黑桦木疙瘩制成、大约十几斤重),走上柞树岗。那里是一大片百年以上的大粗柞树。我们要挑选最直溜、40-50公分直径、主干6米以上的大柞树,树干必须质地坚硬,不能有任何树洞和糟蛀,纹理要顺溜,不能扭曲。别看大岗上满山的柞树,符合这样规格的大树还真不多。用大锯放倒后,截成6米长的木材,然后用斧子打掉厚厚的树皮,再用桦木大锤对准斧子头,顺着木纹路把原木切成10×10公分的方子。如果木材纹理扭曲或中间出现一个疙瘩,斧子就会走偏,木材就报废。这个活必须在三九天进行,树木完全冻住了,才能靠斧头的震力把原木震开切成方子。干这活真是又累又冷还要有技巧。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伐倒的大柞树成材率不到一半,浪费极大。我们是在使用一种极为原始的工艺在制造“花轱辘”。

三冬腊月苦昼短,兴安密林尤甚。每天大概干4、5个小时就得下班了。接着就是将近20个小时的夜晚。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包干”,漫漫长夜,如何打发?于是,那些老师傅们就边喝酒边讲故事,我们就脱个光膀子,坐在烧得通红的大铁炉旁边听他们扯。老师傅们喝得满脸通红,我们烤得浑身发烫。故事就一个接一个地编着讲,现在想起来,这些故事差不多都是荤段子。

春节临近,县木材厂的师傅们已经焦躁不安,闹着要回家。县工业科长老郑就在晚饭后开讲:你们现在回家,两手空空,老婆扭头理也不理你。年三十晚上回去,拿上几百块钱,往炕桌上一扔,啥话也不用说。老娘们立马上来问寒问暖:“老头子,先吃饭呐还是先睡觉啊?”说得那帮工人开怀大笑,谁也不闹提前回家了。这个老郑还是个老革命,平时一脸严肃,可是一到晚上说笑话时,居然能把所有的人逗得捧腹大笑,还不动声色地把人心稳定下来了。当时我们这些小青年,就是听不明白,这么一个笑话,怎么就能把那些工人说得服服帖帖的?

还有一位老木匠,到了晚上就教我绕口令,先从最简单的学起。这个老木匠的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了,一口大扒牙,还带着山东口音,居然还能绕口令。他让我拍着自己的小腿内侧肌肉,边拍边念叨:“腿肚子、肚子腿”,不断反复、越念越快,念到后来就变成了“腿兔子、兔子腿”。那帮工人们在一旁听着就哈哈大笑,原来念着念着就把自己骂进去了。后来又跟着学了一个“炖冻豆腐”:“你会炖我的炖冻豆腐,你就炖我的炖冻豆腐;你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就别炖烂了我的炖冻豆腐”,念快了只剩下“等等等等”。还有一个就是“扁担长,板凳宽;扁担要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扁担偏要绑在板凳上”,这段绕口令也费了好大劲才顺溜下来。除了绕口令,还有歇后语,例如“黑瞎子打眼罩——一手遮天”、“黑瞎子敲门——熊到家了”、“黑瞎子掰苞米——捡一个扔一个”;等等。我那时年轻好奇,这些俏皮话到了嘴边就想学。后来还有什么“四大红”、“四大白”、“四大累”之类,慢慢地就了解到,东北农村的绕口令和歇后语,多少都带些骂人或色情的俏皮话,学得太多也不好。

直到最近十几年接触到文化问题,才知道这些段子、绕口令、歇后语等等,都是极为宝贵的原始乡土文化,现在想要收集都不容易了。近些年在电视上观看了赵本山的小品,才想起来原来北大荒的每个屯子里都有那么一、两个“赵本山”,我们那时把这些会说笑话的人叫做“流氓”,现在都可以称其为“幽默大师”。北大荒的冬季漫漫长夜,为了打发无聊,就把编段子当作娱乐生活,二人转也是在这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东北的“俗”文化后来都登了大雅之堂。SHE组合唱的流行曲“全世界都学中国话”,里边居然有一大段饶舌歌词就是“扁担长板凳宽”。

“大包干”拾忆(上)          作者:黄仁伟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大包干”拾忆(上)          作者:黄仁伟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大包干”拾忆(上)          作者:黄仁伟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大包干”拾忆(上)          作者:黄仁伟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大包干”拾忆(上)          作者:黄仁伟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记于2017年春节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