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老说少年张狂(三)——步行“串联”回忆  

2017-02-23 07:47:50|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说本人参与"文革",就得从1966年7月讲起。中学生搞红卫兵,大街上到处是戴红袖章的"小将",三五成群,高声喊叫,口号阵阵,脸部表情相当生动。我们刚从小学"毕业",(我没有拿到过小学毕业证书,但最近有小学同班同学竟能亮出自己的"小学毕业证书"。我惊愕!莫非不是一一发给本人,而是限时领取,过期作废?)没有直接升中学。刚满13周岁的我,整天在街头逛,看到红卫兵哥哥姐姐特别神气,也就特别羡慕,也想当个"兵"。我跑回搬七小学,见到在我们六年级时教体育的高老师,有好戏了!
       高老师是新老师,从体工队退役来到搬七小学任教不足一年。上课时,一副腼腆的样子,说话声粗,普通话里带浓浓的浦东本地人口音。长得还蛮好看的(就是嘴唇有点厚),同学乐意她代替原先教体育的戴老师。不料,"文革"一起,高老师成了搬七小学的头面人物。我们回校后,她组建红小兵队伍,与原先的少先队不一样。比如原先少先队大队长是我们(2班)班级同学,现在连红小兵也不让参加。
       我在红小兵队伍里混混,几个月也没事做。到了十二月,我们看到一批批红卫兵经过乘坐火车的大串联之后,又开始步行串联。我家的哥哥步行串联去了井冈山,大姐步行串联去了延安。我的心也痒了,与几位小哥们一起密商步行串联去。五六人一合计,提出到杭州串联,看蔡永祥烈士牺牲地,学做小英雄。
       我们的计划向高老师提出了,她是否劝阻或者坚决支持,我不记得了。反正她给我们开了介绍信。临到出发的那一天中午,到了四个人,(搬七小学平行班只有两个班级。四人中,两个班各有2人。)有一俩位临时退出,不去了。倒是有一位我班女生家长,对我们四人说:能否带上那位女生。我不记得是怎样答复他的,反正没有一同去。
       我们四位男生在那天(似乎是1966年12月25日)下午从搬七小学出发了,计划当天到达松江县城。
我们沿着斜土路一直走到七莘路,已经接近黄昏,又走一段路,连饿带冷,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就地宿营。(不记得是哪个小镇或小村了。)
       第二天上午,吃过早饭后,越加走不动,便硬着头皮走,走啊走,当天下午到达松江县城,入住松江二中。沿路都有接待站,收留串联的红卫兵。像我们这样的红小兵极少,接待站不情愿收,我们就赖在那里,取得同情之后,就安排我们住宿了。
       第三天再走,走到了嘉善县城,入宿了。我记得是住在一个极其"古老"的旅社(小孩子的眼光),睡在二楼铺稻草的木板地上,混铺,一串男孩子挨着睡。因为累,躺下就睡着了。第四天早上起来,太阳老高了。用半天走到了嘉兴。在那里多逗留半天,到南湖看"红船"。
       第五天,计划走到海宁县城。那天用了很长时间,天色很黑了,才一步步挨近城郊。第六天走到余杭。第七天到达杭州。我们到达接待站,还是下午,天还没黑。接待站听我们说"瞻仰蔡永祥",就安排我们住到杭州大学四分部去住宿。天哪!这个四分部在钱塘江大桥西面,我们从西湖北边的接待站出发,一路走,一路问。到了钱塘江大桥了,空欢喜一场,还有好多路。到了六和塔了,实在走不动了,歇了半小时,起来走几步就到了四分部。四人都懊丧,干嘛在路边歇这么长时间?进了四分部接待室,已经是夜间八九点了。虽然,饿极了,累极了,冷极了,但因终于到达了终点而兴奋起来。(现在成年人要从杭州西湖北,走到钱塘江大桥以西的之江学院,恐怕也要半天。)
       就这样,我们四个小男孩一路步行,没有借助代步工具挪一步,走完了大约400里路。
       到了终点,四人分裂了。还在四分部逗留三天期间,就有人提出返程乘火车,也可以免票(有红卫兵哥哥姐姐指教)。马上有人附和,我与宋文芳(也是2班同学)不同意。所以在杭州逗留,到处瞎逛时,就分成两伙。我犹记得到过钱塘江大桥,到过冷寂的西湖与被造反了的岳庙,吃过两毛钱一小钵酒酿,买了五毛钱一袋小核桃。
       在杭州值得一提还有两事。一是四分部在元旦晚饭时,送住宿者一人一张餐券,可领一份丰盛的晚餐(一大块红烧肉,两个鸡蛋,以及其他)。我们这四位穷孩子,乐得不得了。二是为了返回,我们都向四分部借钱借粮票了。不是随便借得到的。听了我们的诉求,四分部酌情出借。我借到11元与几斤粮票。(以后,没有还。真不对!)
       回沪那天(估计是1967年1月4日),我与宋文芳一起走,走到西湖边,他说遇到邻居哥哥了,和他们一路坐火车回去,不肯步行了。只有我坚持出发之前向高老师的承诺,来回都要步行,学做小英雄。我走出杭州城,遇到也是在步行串联的浙江临海中学红卫兵哥哥姐姐,他们收留了我。(见我小,照顾我。)于是我随这群红卫兵哥哥姐姐一起走,还蛮愉快的。这些哥哥姐姐是我首次与"外地人"交朋友,说说笑笑,一路走到上海市郊。在过了七宝的龙吴路上,遇到一辆空载的货车,停在路边。一位哥哥上前询问,司机答应带我们进上海。货车开到斜土路日晖港路,放下了我。我一颠一颠回到了家,浑身上下没有样子了。在家连睡几天,看到飞机散发传单。(所谓"一月革命"爆发了。)
       又过了几天,临海中学红卫兵哥哥姐姐按照我留给他们的地址到我家来了。他们要离开上海了,是来与我告别。我说了一些十分感谢他们的话,最后对那位哥哥说了一句没良心的话:"就怪你,我步行串联,缺少一个完整的收官。"

      附记:宋文芳同学与我不是同一所初中,但到上山下乡时,俩人又走到一起了。同一天乘坐同一列火车到同一个生产队插队。前几年,宋文芳同学因病去世,惜哉!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