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一件棉袄 作者:曾经的小胖子  

2017-02-16 11:16:31|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6年正夏,我与32名四川南充籍应届高中毕业生,响应政府号召,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来到了黑龙江逊克县反修公社插队。历时两年多,经历过很多的事,吃过很多的苦;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事与苦,都已渐渐淡忘了,唯有黄仁伟老大哥送给我棉袄的事,难以忘怀。
       刚到反修公社,我被分到生活和工作条件较好的一连。不久,在六连党支部书记、上海知青黄仁伟的鼓动下,再加之年轻人的冲动,与南充知青李勇,主动申请调到了条件较差的六连。到了六连仅仅一年(1978年2月),黄仁伟就在77年高考中彔取哈尔滨师范大学,上大学去了。临走前,他将自己的一件短身棉袄送给了我(因我的身材与他相近)。正是这件棉袄陪伴我在北大荒度过两年多的艰苦时光。
       这是一件中山式的短身棉袄,半新不旧。当仁伟兄将棉袄送给我时,只见这件棉袄没有一颗扣子,四个衣兜也不见踪影。我正疑惑不解的时候,仁伟兄煞有介事地拿过棉袄,穿在自己身上,一边示范,一边说道:没有扣子的衣服还方便些,衣服的左襟往右边拽,衣服的右襟往往左边拽。绳子往中间一扎,这样既方便又省事。我尴尬地一笑。难怪当时在食堂的上海女知青顾文娣大姐说过:在六连的知青中有两大“埋汰”,黄仁伟是第一大“埋汰”,小胖子是第二大“埋汰”。
       不久,我又分到了六连的机务连工作。所谓机务连就是负责整个连队的农耕机具的使用、保养和维修。在冰天雪地的北大荒干机务工作,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自己是新手,令人羡慕的开车工作没有自己的份;但机具的维修、保养等杂事就落在自己的身上。尤其是黑龙江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滴水成冰。每天天不亮,我就穿上这件“使用方便”的棉袄早早地起床了。到了车库,先找好柴火,一头钻进拖拉机的车底,找到变速箱的位置,在变速箱下面烧一堆火,将它烤暖。再钻出车来时,自己已经是灰头土脸了。这件没有扣子、没有衣兜的棉袄也裹上了一层油污和地灰子,变成了黝黑黝黑的颜色。
       然后顾不上喝一口水,又马不停蹄地去河边取冰化水,将水烧开后再给水箱加水。加水很有讲究,水烧开后,第一道是用开水把水箱穿一遍,第二道才能加水。加好水后即加柴油,立马就要发动车(如果发动不及时,水箱又可能被冻上)。这一系列工作做完,自己基本上是满头大汗。(注意:这是零下二三十度的满头大汗哦。)而我身上的棉袄也由一身地灰子,再裹上一层厚厚的机油、黄油及柴油。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经过这样无数次的“千锤百炼”,它已经变成了一件黝黑黝黑,锃锃发亮的布满油污的神奇的棉袄了。
       我记得那还是1978年春季的一天,连队的春耕任务重,时间紧。我和上海知青金立才,回乡知青严某某(大名已忘)在离连队十多里的馒头山附近耙地。虽然是春季,但北大荒的春季仍然是春寒缭峭,寒意十足。我穿着这件“千锤百炼”的棉袄,坐在耙犁上操作,突然间,狂风大作,大雨倾盆而下,为了抢任务,工作不能停,我顶着暴雨,继续工作。大约半个小时后,雨过天晴,我淋成了一个十足的落汤鸡,裤子,鞋子全湿透了。脱下棉衣,嘿,奇迹出现了!
       整个棉袄没被雨水侵透一点儿。棉袄内体温的蒸发,还散发出一缕缕的热气呢。这件棉袄经过雨水的冲刷,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锃亮锃亮,熠熠生辉。这不仅是一件能挡风避雨,保暖御寒的棉衣,还是一件凝聚了两地知青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精神的棉衣。
       我感谢仁伟大哥的美意,记住了这件特殊的棉袄。
( 记于2017-02-15)
注:据了解,作者系原逊克县反修公社六连南充籍知青 陈原智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