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吃”蜡烛——兴安密林生存三章(3) 作者:姜伟浩  

2017-01-04 09:10:30|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明是每个生命最期盼和憧憬的部分,然而在反修五连的漫长黑夜中,我们都是依靠自制的煤油灯来照明的。几乎每个知青都会制作煤油灯,拿来一个装药丸的小瓶,铁盖上凿个小洞,三四根粗棉纱线用铁皮裹住露出首尾,然后通过瓶盖的小洞塞入瓶中,伸出点火的棉纱,再在瓶中倒上煤油,划一根火柴,小小的煤油灯能够照亮大半个屋子。灯油燃烧中发出屡屡青烟向上飘去,偶尔由于灯芯结硬块后燃烧中产生浓浓的黑烟,我们就会拿根用过的火柴棍拨弄一下,煤油灯又恢复了滋滋的亮光。除了煤油灯,有时我们也会得到两根蜡烛,那一身亭亭玉立的洁白,让我们不忍心用脏手去抚摸它,用报纸包起来藏着,待生日、过节时来陪伴我们的喜庆。
       1974年我在反修五连食堂做饭,几乎天天是同样的“食谱”:主食是小米粥或大渣子粥(苞米粉碎熬成粥)、馒头、花卷(葱花加点盐)和窝窝头,再加上白菜、萝卜、土豆等,轮着来。我平时睡在食堂,我的睡榻和放大锅的灶台连在一起,白天也是我和面切菜的工作台,每天要发酵的面盆就捂在我的被窝里。晚上干完活,睡觉前我总喜欢捞点什么杂志报刊看看,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正好那天有人给我寄来了《马克思传》,我打开邮包,一阵书香扑面而来,令人陶醉。晚上干完活,我把煤油灯换成了蜡烛,黏在我的炕头,然后拿出了新书,对着烛光阅读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倦意袭来,眼睛半合,我朦胧中吹灭了蜡烛,不经意听“噗”
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跌落了,我也懒得探个究竟,便呼呼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到点开饭,我听到喝粥人的赞美声,一看今天的粥特别粘稠,很香很爽口。我想大概是昨晚火候把握得好吧。到了中午,早上的剩粥冷却了,面上还结了一层米仁般的油,甚是可爱。当然“门槛精”的人少不了来抢剩粥,啧啧称赞,我心中暗暗得意_我烧粥的手艺长进了!
       到了晚上,食堂归于平静,我例行公事和面烧粥,往灶炕加了最后一把柴。到了阅读的时候,我又想点燃蜡烛去遨游“马克思的世界”,但我怎么找也没找到昨晚的蜡烛。我定下神来回忆,突然“啊”的一声,昨晚的蜡烛进了今天的小米粥了!要不哪来小米粥的粘稠,哪来冷却后凝结的白油。我恍然大悟之后,又陷入了新的迷茫:“蜡烛化了,成了蜡油,那其中用棉纱线做的烛芯到哪里去了呢?难道也融化成了粘物了吗?”准是被捞食者扔了。
        如今见到餐桌上的食物被浪费,对照当年的窘境,心神难宁。
                                                         原反修公社五连   姜伟浩
                                                             记于2017年1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