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几十年之前的往事记忆犹新 作者:周厚蓉  

2017-01-16 19:33:19|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实的故事,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1977年秋,我们下连队已经快一年了.可是我的身体一直不好,连队干部开会研究,报请公社批准,批准我回四川老家治病,一起回去的还有三连的朱福蓉,四连的陈代富。然而,当我回到了家乡泸州以后,身体渐渐好转,我得病也不治而愈,(可能是我对北方的气候还不适宜)。在四川泸州呆了半年,第二年春,我们三人约好一同返回逊克,于是姐妹们一起踏上了北返之途。途经北京,因签转车票在此逗留。
       1978年的初春,在北京、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我们怀着一颗敬仰的心情,想去转转看看。可是她俩的胆很小,一个人不敢出站去玩,所以她们俩结伴一起出去游玩,把我留下来看守行李;等她们出外面回来后替换我看行李,我便高高兴兴地出去了玩了。等我玩了半天兴高采烈地回到火车站时,不见了她们的人影。一打听候车的旅客,才知道,在我出去的这个时间段,签票成功了。她们等不及我回来,就上火车了,但把我的行李放到了检票处。我一检查我的行李,完了,她们俩带走了我的一个小背包,那里面可有我的火车票和日常生活用品啊。这下,我急坏了,怎么办?怎么办?万般无奈的我急中生智,马上去找北京火车站值班室,申明事由,向值班人员求助。他们讲:可以打电话给天津火车站,请他们想办法从火车上把我的背包放到天津站值班室那里,叫我立即乘车赶到天津火车站去拿。
       在北京开往天津的火车上,我的心七上八下的,心情坏级了,一路低着头,也不想说话,无助的我憋着一股委屈,到了天津还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呢,真想放声大哭一场。坐在我旁边的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似乎看出了我的闷闷不乐,就问我出什么事了。我不理他,他又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还是不理他,他好象看出什么一样。他拿出他的工作证,又拿出他的结婚照片。说你看,我不是坏人,我还是不理他,这时他说:我是天津港务局的,到北京汇报工作,你放心,我不是坏人。这时的我,心情有说不出的滋味。仿佛遇见了久别的朋友,亲人,那眼泪如下雨般啪嗒啪嗒的直往下趟。于是,我用激动与呜咽的语音去叙述了事情的经过。他劝我:你不着急,把事都说出来,我会帮你的。就这样,我们认识了,他自我介绍的说:我叫李树山,因地震,到北京汇报工作的,他是天津的当地人。这时,我才知道了,由于天津是直辖市,如果没有介绍信,要想在天津停留住旅馆都很困难。此刻,内心真的是既担心又害怕。等我在天津下火车,天也晚了。他给我说,先带我到旅店住下来,又给旅店的服务员说:这是四川知青,路上出了点麻烦,请好好照顾一下。说实在的我很感动也稍微放下了一点心,总算住下来了。第二天,李树山陪我一起去找了天津铁路局的领导,可他们没有给我办,我被逼得无法,只有在天津住下来。李树山说:等明天,你到天津市知青办公室去,找他们想办法。我不知道路啊!苐二天,李树山到旅店来,给我买来了早点,然后给我画了一张地图,告诉我到知青办要如何走,受感动的我告诉自己:上天还是照顾我的,让我遇到了好人,我一定要抓紧把事情办妥,不辜负他们的热情帮忙。我坐公交车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知青办,可是他们要我去找信访办,我找到了信访办,他们又说我是知青,要我去找知青办,就这样,推来推去的,我一连跑了好几天。但是,人家李树山,每天早上照样给我买早点来。晚上到旅店来询问事办得如何,天天如此,我很感动,就连旅店的服务员都被他的行为所感动。他们关心我,每到晚上他们把洗脚水给我打好,放在我的面前。他们说:这小姑娘好可怜啊,没有亲人在面前,多苦啊!已经都过去了四,五天,事情仍然没有给我解决。李树山着急了,他说,你明天再去找一下市知青办吧!马上就星期天了。我也实在没有办法,情急之下,我就在市知青办的办公室的桌上坐着,我说:我是知青,且是一个南方来的女知青,目前我遇到困难了,知青办就是我的家。我本来是买了火车票的,天津铁路局值班室答应了帮我截住行李(背包)的,现在又出尔反尔,没办。你们又不管,我怎办?反正现在我不走了,你们有吃的,我就有吃的,你们有住,我也有住。我就耍任性了,我不走了,就在这里呆着了。噼里啪啦说完,心一横,不走了。在这种情况下,知青办没办法了。就去找铁路局的领导,给我办了一张免票证。拿着免票的我,哭了,这眼泪,有高兴,有感动,更有许许多多的情感在交集。回到旅店,那些服务员看着,说终于办好了。我和李树山对望着,谁也没说话。我知道,大家都在为我高兴,苐二天,一大早李树山就来送我到火车站,在分别时,我哭了,像别离的亲人一样,我留下了从四川家乡带出来的沱荼和一瓶泸州老窑酒,以表谢意。可我知道,这些,远远表达不完我的感激与感动之情,我们俩都哭了,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默默地分别了。
       我到了八五三农场,我哥在那里工作。我对哥说了事情的经过,我哥写了一封信给李树山他们的单位,向他们的单位汇报了他助人为乐,帮助四川知青解困的事迹,希望单位能给予很好的表彰。
       1979年春,知青大返城,我们回到了四川老家,因找工作,找生活的出路,想再见他已经没有机会了,耽搁下来了。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也从20岁的小女孩,变成了老太婆.可就这样,闲时,又经常会想起此事来。每当想起此事,我的心情不能平静,那情景,那感人的故事,还时时在眼前浮动,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难以入眠。在这些年中,我一直在打听好人李树山的事,他现在的情况如何,虽然打听不到,我也要永远祝愿他,愿天下的好心人一生平安。愿他身体好,家庭好,生活好。
       这就是我要讲的一个知青遇到好心人的真实故事。在写这一段故事时,我的心情很不平静,眼泪伴着我的指尖,滴滴下趟,可以说:我是含着泪写下来的。
                                 作者:周厚蓉写于 2016年11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