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猛人的柔情忆旧——阚治东回忆往事之一 作者:阚治东  

2017-01-14 16:07:07|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7年秋天,我背着简单的行囊,拖着沉重的步伐,抱着悲哀的心情离开了家,前往日本进行为期一年的证券业研修。

上个世纪80年代,上海掀起了一轮学日语的热潮,我和大家一样,利用工作的间隙,亦投身其中。1987年初,团中央在北京设考场,在全国范围内挑选懂日语的金融系统青年干部,为将来建设中国证券市场做准备。当时我在上海工商银行工作,经单位举荐,我报名参加了考试,并最终获得了通过。所以能够通过重重选拔和考试获得赴日研修的机会,这在当时是一件非常难得且光荣的事,但是我离开家的时候,无法轻松,因为此时,我的母亲患了重病,医生的诊断非常明确,母亲的病情已到癌症晚期,余下的日子或许没有几个月了。

在那个没有网络、电话也不普及的年代,出国后唯一能和家中保持联系的方式只有往来缓慢的书信,而研修期间也不能随意地中断学业归国。所以我非常清楚,一旦我赴日研修,极有可能是:我与母亲将从此天人永隔。因此,在得到医生的正式通知之后,我一度下决心放弃这次研修机会,陪伴母亲度过她最后的时光。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母亲却作出了一个改变我命运的决定,她坚决不让我放弃这个机会,命令我去日本完成研修学业。她让家人、同事轮番劝我,列举了诸如医疗方面有医院和医生、照顾的人有亲戚朋友、日本离上海不远、即使有事也可以及时赶回等等理由。这些勉强寻找出来的理由,在我对母亲的深厚感情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无法撼动我留下来陪伴母亲的决心。但是,有一个理由使我无法反驳——在母亲心中,我是这个家庭的希望,在她即将离去的时候,我有责任接下她身上的重担。

在街坊邻里眼中,我母亲是个瘦弱而贤惠的女人,但在我们兄弟姐妹心中,母亲却是这个家庭的脊梁。1966年下半年的一天,我父亲单位的一群造反派青年工人来我家抄家,父亲事先得到消息躲开了,没有回家。结果我母亲被那帮人拉到台上去替我父亲挨批斗。躁动的人群中,母亲本来就单薄的身躯更加瘦小,可她是那么驯服,让低头就低头,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这样,还有人不满意,让母亲用脖子夹着一张纸,连续几个小时保持这样的姿势。家被抄之后,父亲没有了工资,只能靠母亲四处打零工让我们这个家庭挺过一段最艰难的日子。说来奇怪,每次我想起母亲的时候,眼前总是浮现出当年她拼命低头用脖子夹住那张纸的样子。也许,这种让人感到屈辱的姿势,恰好诠释了母亲的伟大——忍辱负重,竭力保护自己的子女和家庭。

最终我没有拗过母亲的“指令”,我还是接受了母亲希冀的目光,表示不会放弃东渡日本的机会——只有学到更多的本领,得到更多的力量,我才能让母亲安心地放下她承载了多年的重担;同时也期望母亲的治疗出现奇迹。

在我离开家的那一天,家里的气氛很平和。尽管我心中已经明白,此去很可能就是和母亲的永别,但是心中还是存有侥幸万一的想法,不愿意做出生离死别的样子。当时,母亲已经卧病在床不能起身,而我收拾行李时,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头一次离家远行、赴边疆逊克县双河屯插队前与母亲告别的情景:

1970年春,我报名去北大荒,事先没有征求家里人的意见,因此当学校敲锣打鼓送来“喜报”时,家人都惊呆了。很快,我的城市户口注销了,似军装非军装的服装也领回来了,那段时间家里失去了欢笑,母亲流着眼泪为我准备行装,并悄悄往我的行李里装香肠和火腿。出发的那天,我和父亲跟母亲约定:到时候谁都不能哭!但我还是看到母亲满脸的泪水,我赶紧回转身,怕他们看到我已夺眶而出的眼泪。我无法忘却母亲为我送行的那一幕,当载着我们的客轮驶至江心,码头上送别的人群已辨认不清,泪眼蒙眬中,我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不断地挥舞着一根扁担,我知道,那是我的母亲。

17年之后,我又将远行,这一次母子告别,躺在床上的母亲再也不能往我的行囊里偷偷塞火腿和香肠了,再也无法拼命挥舞那根扁担为我送别了。

想到这些,我已难抑心中的悲痛,移步走下楼梯,不敢回头,只能一步一步走向等候我的汽车。

到日本之后,每次我写信回家询问母亲的病情,总是能得到一些让我感到宽慰的消息。虽然我心存怀疑,但又愿意接受这些“好消息”。直到两个月后的某一天,我从噩梦中惊醒,悲痛不已,哽咽声把隔壁的同学都惊醒了。此后,我依然不断接到母亲好转的消息。一年的研修结束后,我回到家,才知道母亲就在我被噩梦惊醒的那个时间段内,因伤口突然大出血而去世了。是我的同事和朋友,帮助我的家人料理了母亲的后事。亲友们约好对我隐瞒实情,因为他们知道,我如果中途返回,就意味着放弃了研修。

家人告诉我,我出发去日本的那一天,在我下楼后,已经久病不起的母亲硬是让人把她从床上扶起来,站在窗前,静静地凝望着我一步一步地远去,直至我的身影消失,也不愿离开窗前。

是母亲的决断,让我走上了证券业这条充满荆棘与光荣的道路。而此后20多年的证券业生涯,无论何种困难和艰辛,甚至是牢狱之灾,都无法让我退缩,因为无论何时,在我的身后,总有一双充满慈爱、希冀和鼓励的目光在注视着我。

小编按:本文综合《阚治东投资笔记》与《荣辱二十年》两书中的记载而成。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