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追忆我的北上之路 作者:周厚蓉  

2017-01-11 22:32:30|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1976年10月20日上午8点多鈡,居委会通知我:你忙活了那么多天,准备好没有?明天就要出发了!兴奋的我,等到了苐二天8点半钟来到居委会报到。当时居委会人很多,他们都是为我送行的,敲锣打鼓,送我到安富镇办公室集中。我们安富这地方有4人同行,(周厚蓉,高国林,肖永平,谢少华)。等同于送孩子出征一样,就连参军也还没有那么多人来送行。我们很得意,也很自豪。有居委会主任和亲人、同学、邻居的送行,我们就像是那上战场的军人一样,戴着大红花,像英雄一般。他们又用车把我们送到泸州市区去报到。在泸州我认识了同行的其他姐妹,那个开心,那个自豪,无言以表。当即就和她们结为异姓姐妹。我们四姐妹中,我为老大,(依次是周厚蓉、文正凤、龙成富、何格群)。
        22日,泸州市委和市知青办的领导,为我们开了欢送会,吃饭,照相留念。我们大家都没有出过远门,因此很兴奋。在泸州市,我们是向金训华学习去的,也是泸州市首批到边疆去的知识青年,为了支援边疆,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得到市委的重视。所以,在我们出发前,市委就通知了各学校和居委会。在出发那一时刻,市领导、各学校师生、居民,都站在街道两边,欢送我们。那场面,太棒了!

       我们搭乘的公共汽车从泸州出发,一路上,兴奋的我们,有说有笑,又唱又闹的直到隆昌。休息片刻,一声汽笛,把我们送往重庆。抵达重庆火车站,转乘的火车由西向东到了上海。我们这一路走得好像是梦幻。在上海,我们的带队干部老杨对我们讲,过了上海,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要我们在上海买一些生活必须品,而我们第一次出门,对一切都很好奇。那时我们还很小,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看看。老杨怕我们走远了,又怕我们走丢了,找不到火车站,他给我讲要注意安全,可我们还是在上海出了很多的洋相。
       那时还是计划经济,老杨在商店看到了一块布料,很漂亮,很好看,他没有问人家是怎么卖的,很得意的样子,很大款式的,就给人家说,他要买一块布料,买一米二,把布买好,包好,问人家多少钱,然而,别人问他要布票时,这下他傻了,说不出话来,他没有上海的布票证,买不了这块布,那咋办?他只有给人家20块钱,布也没买到,气得不得了,你说这是不是笑话。
       火车一路北上途经哈尔滨,在龙鎮又转乘长途客车到达逊克县。 在哈尔滨,我们也有很多搞笑的故事。由于我们都是小姑娘,小小子,到哈尔滨的苐一天就出洋相了。我们一下火车就找地方吃饭,都说北方的面好吃,于是我们就去吃面。面条来咯,傻眼了,这是什么面啊,一看,无色,一尝,还无味。怎么吃啊?这北方的第一餐,就给了我们当头一棒。谁都吃不下,在看着这碗面条犯傻的同时,我们知青中又有人的钱包不见了,钱包被人扒了。这时集合的呼唤声又传来了,又要出发了。因带的东西太多,杨带队叫了一个当地搬运工给我们拖东西。他拉着人力车在前面跑,我们在后面追。可是,我们怎么追得上啊,我们穿的是南方鞋,根本就不适合在雪地上跑,一跑一摔跤。我穿了一条新裤子,给摔了一个大洞。因怕掉队,又怕别人看见笑我,赶紧起来捂着裤子,接着又跑。现在想想,真是狼狈之余,太可笑啊。
       前前后后,我们坐了将近10天的车。啊!到了逊克,一片冰天雪地,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这就是我们的县城吗?我们从青山绿水的大西南,到了这冰天雪地的最北端,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很新奇,又有点害怕。说实话,人是一种高极动物,对事的感知,对物的认知,对一切的想象力都是不一样的。
       我记得,我们从县城到反修公社三连那天,特别冷,冻得我们直哆嗦,后来才知道,那可是零下30多度的天气啊。这天气给了我们这帮大西南的孩子又是当头一棒。听说过滴水成冰的故事,可当这滴水成冰的情景落在我们身上时,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气候太恶劣啦。坐在大篷车上,只有一层帆布给我们防风,哪里可以御寒啊。车还没有到地方,双腿已经冻得没有知觉了,更不要说还要下车走路了。此刻,真想家,想家乡温适的气候,想家里热蓬蓬香甜甜的米饭、可口的蔬菜,想爸爸想妈妈,眼泪吧嗒吧嗒的直往下流,有的甚至都哭出声来了。
       晚上6点多钟,大篷车终于到连队了。车一停稳,热情的上海知青和当地的老乡把我们连拉带拖的,带到了食堂的热坑上;随即又拿来雪渣给我们搓踋,怕我们刚来就把踋冻坏了;边搓边向我们传授如何在这冰天雪地里保护自己的经验。这是我们到北大荒农村的第一课。过了好一会,缓过劲的我们,逐渐认识了上海知青沈慧敏.、孙玉梅、孙凤兰和当地的很多老乡。他们的七嘴八舌,让我们感动,也让我们暂时顾不得想家了。
       连队主管我们的是李云吉,他与大伙儿七手八踋地来帮忙,安排我们的住宿,生活上的关心与帮助。让我们渐渐的适应了。实话实说当时我们很感动,心想,他们对我那么热情,今后他们一定会对我们很好,所以我们很开心,从那天起,我们就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们连队来了十个四川青年,他们的年岁都很小,对一切的是无知的。夜里,我静坐在油灯下,一首小小的打油诗,油然而生:
伟大领袖一声令,
百万青年齐响应。
告别亲人和父母,
支援边疆踏征程。
年龄最小十七八,
最大不过二十一。
日夜兼程来逊克,
扎根边疆干革命。
                                                                   作者:周厚蓉于2016年10月记于四川泸州
后记: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纪念插队边疆40周年有感而发。

追忆我的北上之路     作者:周厚蓉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追忆我的北上之路     作者:周厚蓉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追忆我的北上之路     作者:周厚蓉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