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难忘反修三连(作者:沈慧敏)  

2016-08-01 06:49:51|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阴似箭,一晃离别黑土地返回上海已有三十几年了,我们这些知青也步入老年了,回忆起那段知青生涯和经历,至今历历在目,今人难以忘怀。

那是1969年4月,满怀对保卫祖国、建设边疆的热望,离别繁华都市---上海,登上开往北部的列车,奔赴黑龙江,第二故乡---逊克县奇克镇四新队。

奇克镇位于县城,倚山傍水,交通便利,生活条件也稍微优越。我们知青也融入了农村的生活中。迫于当时突发的战备形势,1970年秋,奇克镇公社(有东方红、红旗、反修、四新等四个大队)抽出一批知青和老乡,到所谓奇克镇的三线,即后防基地搞建设,当时称作奇克镇三线(后改为反修公社三连,现改为宝山乡宝山村)。

去的时候,链轨拖拉机带上爬犁,装上我们知青和老乡的行李与粮食等等东西,像蜗牛似的慢慢地爬行着。那时也没有很好的公路,全靠爬犁压处来的路,行驶着。到了新兴公社后,稍作休息。再往前走,行驶了那么长时间的爬犁也不行了,翻车了。原本坐在爬犁上的人,只好跟在拖拉机后面步行了。走在深山老林里,心里掂记着别走出野兽来,眼睛还不停地环顾四周,突然树林里有声音,就不敢动了。老乡说:“别害怕,是小松鼠。”

可是,在那么困难的场所,没有一个知青打退堂鼓,叫累。我们勇敢地走出森林,看见前方有一些亮光,心里有点自我安慰:目的地总算到了!结果不是,白欢喜一场。前方是三间房(即逊克林场)。稍作休息,继续前进。三间房离三连只有六里地路,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荒凉的草地上,终于在漆黑的夜晚(也不知道几点)到了目的地,也就是第三故乡、后来称作反修三连的地方。

三连,就像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但有先遣来的知青与老乡,在荒地上造好的两排土坯空壳的草房,每排四幢八间房,共计十六间房。西边山脚下,还有四间土窖子,没有电,靠的是点油灯,没有门窗,只有麻袋与塑料布遮挡着,算是御寒吧!在那寒冷的季节里烧着大铁桶的炉子还是抵挡不住寒冷。在那一片原始森林里,方圆数百里,荒无人烟的山坳里,寂静的夜晚,不时还传来阵阵的野兽嚎叫声,就这样度过艰难的第一天。

由于我们知青与老乡的到来,惊走了野兽,我们也成为了三连腹地的第一批开拓者,在这寒冷的日子里,也不能开荒,首先要解决取暖的问题,我们上山打拌子,二人拿着大锯把树方倒,再锯成一小段一小段,再拿斧子劈开,拖拉机用爬犁拉回来,知青冬天取暖,食堂烧火,全靠我们冬天打拌子(一年使用)。

为了生存,要搞点副业,三连门前有条河---阿庭河,冬天还能在冰上行走,要到河对岸的南面三,四里路白灰场地,打石灰石。女的握着铁钎,男的拿着大铁锤甩,女生握铁钎也害怕,怕不小心,铁锤打倒手上。洞打好了,我们女知青就跑开。他们男生把洞掏干净,放上炸药与雷管后,点上火,就飞似的奔跑到远处,一声轰响后,然后石头像开花似的四处飞奔,我们再去捡石头,抬的抬,捡的捡,把这石头垒起来,然后拉回来买掉,就是我们劳动收获。

冬去春来,花开了,土地也开始了融化了,一年四季在于春,好在那时机械化还比较发达,一眼望不到边的田野,全靠知青用拖拉机开垦荒地,播种粮食与蔬菜等,自食其力。

这时还要脱坯,把我们到来没有盖好的房子,都要开始建造好,把土挖上,在把铡刀铡碎草和泥拌在一起,然后用木板做的模子,一块一块地把泥草堆在模子里,取出后晒干,这土坯就是垒炕用的,还要拿叉子挑泥抹墙。这墙每年夏天要用泥巴加草抹一遍,不然的话冬天冷,加厚了冬天就不冷了。

三连地处交通要道,在阿庭河北边是三间房(林场),在阿庭河南边是县办白灰场,到七连、一连以及公社所在等,都要经过三连。于是在阿庭河上架起了简易的木桥,同时整修从三间房到三连的那段路,使之加宽垫实沉。当时没有挖土机,全靠人工一锹一锹地挖出土方。由于我们知青与老乡的勤劳苦干,在三连的土地上画上了完美的图画,有桥,有房子,有土地,种下绿油油的蔬菜,粮食,养起牛,马,鸡,猪。

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两三年之后,三连接纳了陆续从省内各地以及远至河北、山东搬迁过来的老乡,再后来又来了一批生力军——四川泸州知青,补充了新的血液,增加了劳动了,从此赶走了沉睡寂静的三连,人鼎兴旺。

不管你从哪儿来,到了三连就是一家人,在一块土地上劳作。在一个三连生活中,年复一年,我们知青与老乡一起奋斗,彼此加深了感情,增进了友谊,在你们身上看到和学到了农民的朴实,本分,待人厚道。在那三连,我们知青也得到了确确实实的锻炼和成长。困难的条件下磨炼了我们知青的意志,在我们知青身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自从七十年代后期,上海知青因返城或调转离开三连之后,又过去了三十多年,但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冲淡我们对三连的挂念,那里的山山水水还是那样的令人魂牵梦绕。今年夏天,我们上海知青一行回访三连,竟然不期而遇来自四川的原三连知青,大家高兴得不得了。天下知青,就是同心!

难忘反修三连(作者:沈慧敏)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难忘反修三连(作者:沈慧敏)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难忘反修三连(作者:沈慧敏)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