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脆弱的那一刻——幸运到如今(作者:张冠群)  

2016-07-31 18:29:40|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深深的怀念——记我们的插友培凤妹妹》一文,记载原逊克县反修公社四连知青诸培凤的故事。真感叹!生命如此脆弱,美好的豆寇年华就这样消失了,留给我们同是黑土地人一次次感慨与悲伤。

 几乎是在看该文之时,我同时回忆起当年自己在反修公社六连一次伐木的经历。那次也亲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那天我随社员们一起去伐树。具体分工是二人一组,一男一女搭配,由连队领导事先指定好的。记得我和男知青徐卫平分在一组;邻近的一组是周建瑛和周汝仁;其他组就记不清了。男知青扛着一把大锯走在前头,大步趟雪前进;我们女孩子跟在后头,算是比较费力。伐树时,则是一起使劲,偷懒不得,取巧不得。每伐一颗树,都要出大汗,累了腰。就是咬着牙坚持着。

 不但累,还危险!大树即将伐时,必须先要顺着树干望上看,看看这棵树枝丫子哪个方向较多,就有可能这棵树会朝枝叉多的方向倒。大锯朝树要倒的方向,放在树根离地面20至30公分左右的地方开始锯;锯到差不多过树干直经时,把锯拿出來换反方向再锯,锯口位子放在大约比前一锯口高五到十公分左右的地方,也锯到快过直经时,大树会发出咯,咯,的响声,这时思想要高度集中而且二人要配合好,急速地拉几下,迅速抽出大锯;更重要的是要眼睛盯着树倒的运动方向,自我退避到安全位置;然后撕开嗓门叫一声:”上山倒喽(即顺山势方向倒)!“或是”下山倒喽!“ 喊叫就是提醒附近作业的人注意安全,也是为自己壮胆。把树放倒后,还要锯断大树干、把树枝丫叉都砍下来、分门别类地把材料堆在一起以便爬犁或马车来拉。

 那天,这些正常的操作程序,我俩都做得很顺当。但在堆放材料时,出了大危险。当时我可能太累了,干活时不免精力不够集中,注意力分散了。我正扛着一根截下来的树干在走,树干长度在3米之内,直径约十公分左右,在雪地里扛着蛮累的。猛然听到有人朝我这边喊:树倒喽!我抬头一看,不好!有一棵大树枝叉正朝我左前方压来。当时我知道快躲!快跑!谈何容易,脚踩在雪地里,肩上扛着一根树干,根本没有灵活移动能力。况且我听到那声喊,大概慢了百分之一秒。在生死关头,那个关键的百分之一秒,是不能够差的。

 只觉得刹那间大树倒了!砸在我肩上扛着的树干上,树干被砸掉在地上。被我俩伐倒的树干救了我的命。(事后我想:那是我的树神,感谢它!我真不该结束它的生命。)更叫要命的是那颗后倒的那棵树干距我仅仅半米多的样孑。看到这些,我当时懵了。好像没有听见同伴的安慰声,倒是记得那天我们伐木队伍领队、一位憨厚的当地老乡(记得叫王金训),当场吼叫起来,严厉批评我。我被他剋了一顿,当时叫冤。不说肩上正忍受难熬的疼痛,整个人还在发慌,心里更是郁闷、茫然。噙着眼泪想起爹娘。

 事过之后,姐妹们都来宽慰我,我也懂得领队的剋,是善意的,诚恳的,也不会对领队有不满情绪了。但过了多少年,我也不会忘记与死神擦肩的那一瞬间时刻!

 在悼念诸培凤妹妹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幸运至今,过好晚年!

脆弱的那一刻——幸运到如今(作者:张冠群)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脆弱的那一刻——幸运到如今(作者:张冠群)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