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阿廷河边创业纪事(作者:沈春达等)  

2016-07-24 17:14:09|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廷河边创业纪事

(原反修公社三连知青集体回忆由沈春达执笔)

三连人员概况

1970年11月7日,奇克镇公社东方红大队的队长肖伯臣带领东方红大队,四新大队,反修大队的十几个上海知青,坐拖拉机拖斗车,走车陆方向到老新兴,换原木大爬犁上山。初冬时节,已经多次下雪,但积雪不多。近中午时从奇克镇出发,到目的地时天已经漆黑。那一天晚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过的,点灯,支炉子,接烟囱,生火,烧开水,堵门窗,我们都临时住在一间大房子里。第二天早晨出门,我看到周围有已经盖好的一些房子,北面有八大间,后面还有二排房子,前面有四间土窑子。我住的房子开门有河,河对边有山。那条河就是阿廷河,山是无名山。当时的阿廷河已经封冻,可在河上行走。第二天肖伯臣领着我们用拖拉机爬犁到附近山上去拉了些拌子,说是林场打的拌子,先借用一下。上山时我们带了行李,生活用品,土豆、罗卜,还有十几袋面粉,黄豆,豆油等。我还带了二只小黑狗,可惜在路上丢了一个。

这批知青上山时照过一张集体照,照片上除了我们知青,还有东方红大队的肖伯臣,开拖拉机的蒋兆忠,王金昌,姜开学,孟庆和。这些社员后来没有留下来。

以后又有第二批知青和社员上山。

在山上的知青有:刘荣焕,沈春达,朱海华,夏伟君,华国平,任军,常步雷,郭伟龙,邬孝健,华子丰,陈国伟,虞霞飞,薛松林,沈慧敏,李明辉,韦淑芳,田云飞,常美菊。还有高申读和马福祥二户社员。

刚上山时,我们也不知道周围的房子是何人,何时盖的。只知道是住在阿廷河边,没有地名,同去的有二户社员,分别姓高和马,我们戏称这儿是高家庄,马家河。以后我们才知道反修公社,这儿是三连(现在归属宝山村)。以后才知道,这儿的房子是奇克镇公社与松树沟公社在1969年和1970年建三线时分别盖的,当时上来了很多知青和社员修路盖房子,给三线指挥部打小工,结算费用。回队后按各自的工分值计算报酬。

以后几年调入三连的还有上海知青沈国英,沃兴德,任红英。1976年四川泸州知青有:周厚蓉,罗红群,朱福蓉,潘银华,陈荣全,陶文策,李敏建,舒德明,于洪伟,章建华。1971年5月份崔云海领着松树沟四户社员上山。以后又有绥化市望奎县较多的社员到了山上。

离我们三连不远处有一个林场,一个鹿场。林场有商店,医务室,有比较完整的生活配套设施。鹿场是鄂伦春族人的居住地,圈里养的鹿都很暴躁,与过去在山河大队看到的不一样,后来才知道都是刚捉来,野心很大,临时养在这儿的。他们也打石灰石。那儿有一个远近闻名的莫宝清,是日本人的后代,在他身上有很多故事。我和刘荣焕去过他家,我们俩个对他都很感兴趣,莫宝清十几岁的时候被鄂伦春族的头领收留,后来把女儿嫁给了他。在阿廷河的下游据说上一年有一位名为徐家山的在河上挡鱼梁子捉鱼,因此那儿被称为徐家山鱼梁子。第二年我们也吃到了阿廷河里的鱼,有狗鱼,细麟等。这些是冷水鱼,生长缓慢,但鱼质细腻,味道鲜美。

第一个冬天

我们是在大雪封山前上山的,以后上下山交通就不方便了。

当时我们接到的指令是要在山上坚持一个冬天,要安排好大家的生活,做好春天盖房子开荒地的准备,不足的生活用品让我们自己去林场买。黑龙江的冬天是零下30-40度。看着这十几个男男女女的上海青年,真是让人心疼。四新队的队长车文会上山来了一次,带来炸药,钎子,铁锤,铁丝和铁锹,领着我们到鹿场那儿去打石灰石。山坡上选了一个点以后,往里打洞,往外挖土和挖石头。土装筐往外挑,石头就用铁丝卡住后往外抬。我们是贴着洞里上面的土层往里开挖石头的,有时也要把脚下及周围的石头炸开后往外抬。这时就要用钎子,铁锤打眼,填炸药,放炮。收工时还要拢上火堆,盖上洞口,以免里面上冻不便于开挖。那个石灰洞脚下面的石灰石结构严密,是整体的一大块。我估计如能整体开挖,切割后就是漂亮的大理石。当时我们听说旁边的山就是一个大理石山,三线的地底下有着丰富的有色矿藏。近来我又听说那儿还有稀有金属矿,甚至是铀矿。我与刘荣焕带领大家,一个冬天打了100多立方米的石灰石卖给林场,筹得800多元。天气转暖后,我们怕石灰洞塌垮危险,就停止打石头,改为砍树伐木。我们砍了足够的取暖木柴,准备了第二年盖房子用的木料。为了活跃生活,我们在晚上还组织了学哲学小组,学习矛盾论,实践论。大家都很乐观,开心。食堂伙食由虞霞飞负责,安排得很丰富,华国平等经常帮助在河里凿冰眼挑水。

4月份,有一位上海干部回来后竟无端指责我们的工作,说把300元钱预支给大家,使生产无资金了。我与他论说了一番:说这800元钱是我们打石头挣的,我们大家从中预支了一点,买了鞋袜,解决些生活困难有什么错。冬天时你们在上海,我们可是在这儿冒严寒出工干活,你们那里懂得我们的疾苦。冬天时大家的生活是很艰苦,天天除了馒头,小米粥,就是煮黄豆,罗卜海带汤,土豆汤,连被柴油污染的罗卜也不舍得扔掉,表面去皮后煮在汤里,那个柴油味的罗卜汤,三连的知青个个都还记得。

奇克镇的各个生产队都在县城旁边。背靠黑龙江,东西都有套子,能捕鱼。各队社员不多,知青也不多,土地肥沃。我所在的东方红大队,除了种粮食,还种蔬菜供应城镇居民,春秋时节,队里还在套子里捕鱼。县城当时只有居民一万,但各类社会设施齐全:电影院,邮局,汽车站,中小学,各类商店都有。有电灯,电话。我们下乡时能分配到这样的生产队,都觉得很幸运。与以后三线的生活条件相比,差异太大了。1971年三连的工分值是0.70元,大多数年份是1元多一点,1976年工分值是0.80元。华国平过去所在的反修队,1971年的工分值是3.70元,以后几年都不少于2-3元。大家的收入减少了很多。

第一个春节

1971年的春节是1月27日。在这以前的二三天,有些知青要到奇克镇去过年,也有要回上海探亲的。我们在林场联系到顺路的汽车。年幼无知,我们不知道老天爷的厉害,竟都坐在后面的敞蓬车上,那天我穿了三件棉袄和大衣,也冻得背脊挺直。那是我在东北感到最冷的一次旅途,真正的领教了“冻在路上”的当地谚语。

大多数知青是在山上过的春节。过年前,肖队长他们送来了猪肉和白菜,大家都吃到了饺子。虞霞飞,华国平等看到后面的房子里有过去盖房子时留下的石磨,过年时做了豆腐,油豆腐,百页,还做了素鸡。到林场买了烟,酒,糖。刘荣焕还写了对联。这个春节过得还是很热闹。我从奇克镇回来,还吃到了素鸡红烧肉,这是我到东北后第一次吃到素鸡,让我记忆了一辈子。

开荒种地

第二年春天,大地解冻,阿廷河也开了河。4-5月份,县里调来二台东方红75的拖拉机试着在东面的山岗漫坡地开荒。当时我们都只能坐在后面的五骅犁上操纵犁的上下位置和离合,有一个转盘和操纵拉杆。开荒有时很顺利,拖拉机开过小的白桦林,开过草甸子,所向无敌,后面就是肥沃的黑土地,大家都很激动。有时会遇到一些麻烦,大块的草伐子和树根会堵着犁口,这就要化大力气清除了。有时犁会翻出大片的黄芪根,懂行的说是药材,我们也收集了不少带回上海。可惜只是试开荒,几天后拖拉机到县农机厂大修,我与郭为龙作为徒弟,也跟着去学习拖拉机的维修保养。在那儿耽了一个月左右。

三连周围能开的荒地很多,朱海华,夏伟君,郭为龙,常步雷,华子丰成为拖拉机手。他们在东面的草原上二十四小时轮流开荒、翻地,五骅犁拉不动就改为三骅犁,开出384顷地。当时在西面有2顷松树沟公社1970年建点时开好的荒地,我们平整了以后就种上乔麦,成为反修公社第一批收获的粮食。以后几年三连的地里种了小麦,黄豆和玉米。黄豆和玉米有时遇到早霜,颗粒无收,真是欲哭无泪。

1972年三连与林场合作,在去林场的路旁种了几千棵松树苗,我们称知青林。后成为三连通往林场的一道风景线,知青格外珍惜。1998年松树已有碗口那么粗了,但因为山地已经分到社员个人手上,成林的松树也成为个人的财产。当事人要出售,引起矛盾。夏伟君得知后曾去交涉,强调是知青造的林,望能保留,但无人响应。知青林全部被砍伐,木料卖了12万元,,收入的钱都归了个人。

人物介绍

刘荣焕原来是奇克镇四新队的知青。曾与笔者同在复旦附中读书。1970年底,我们一起带领奇克镇公社的十几个上海知青到大山里开辟新的居民点。我们一起上山拉柴,一起打石灰。1971年,还没到开荒种地时,我们就与当地农村干部发生矛盾,先后无功而返。我回东方红大队,刘荣焕回了四新大队。1972年夏天,我在奇克镇砖厂打小工,他在生产队放牛,每天赶着十几头黄牛往返于逊克镇的东、西、南方向(北面是黑龙江)。1972年11月,我们一起到黑河师范学校物理专业班读书。

刘荣焕是一位才子,富有理想,为人耿直,好交朋友,好胜心也强。擅长文字功夫,喜欢诗词文学。与他接触过的人对此都有同感。1965年受他舅舅的影响,报考复旦附中,被高分录取。本以为以后的道路就是复旦大学新闻系,报社编辑,想不到被文革耽误了。但他追求上进之心始终不移,串联时路过河北沧州,特意下车,说是要体会林冲发配沧州的意境。他在沧州感觉天冷,怕生病,特意买了猪头肉,补充能量。下乡后,他手上始终带有一本汉魏六朝诗选,时时拿出来朗诵一番。他尤其喜欢曹操短歌行中:月明星稀,乌鸦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这是他一生的追求。

1973年,我们从黑河师范学校毕业后,我回了逊克县,他被地区团委书记孙中国看中,分配到地区团委,仕途一直很顺。(孙中国后来到逊克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后来又做到国家武警总队的政委。)但他的个人生活安排有波动,在师范读书时,看到他曾给早先在反修公社的女知青写信,后来没有解决好。以后,他在黑河与当地知青结婚了。1979年底,刘荣焕调到浙江省丽水县文化馆工作后曾到杭州大学读书,期间给我来过一封信。1984年春节,他到我家,我们畅谈生活体会,感慨万千。此时我也只能是安慰他了。以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几年后听说刘荣焕已在1991年1月11日病逝。令人痛惜!呜呼!哀哉!

高申读是奇克镇红旗队社员,早年曾修筑过铁路,开过眼界,见过世面,为人大方,带着张秀风及女儿到山上,成了第一户居民,领着我们打石灰石,伐木,打拌子。

马福祥是奇克镇反修队社员,领着辽宁带来的老高中生李俊玲到山上。他擅长木工,有整套的木匠工具,到山上没有几天就与任军一上一下的开始锯大木料,开板材,为以后盖房子做门窗备料。马福祥是知青们的贴心朋友,知青到他家中常来常往,知青中如有重大矛盾,他为大家排忧解难,做安全疏导防范工作。李俊玲后来到公社学校做老师。马福祥后来随同李俊玲回了辽宁。

崔云海是1970年松树沟公社建点时的队长,1971年春天,他与松树沟公社的四户社员到了三连。老崔虽然是独手,但干劲冲天,开荒种地经验丰富。他曾与我讲起他们五三大队的邢大干,跑马圈地,敢与兵团的拖拉机抢地皮。三年后老崔年老体衰,加上三连的人际关系复杂,他与四户社员又全部回了五三大队。

二十一位上海知青

朱海华在三连担任机务连长。沈慧敏,韦淑芳做过赤脚医生,沈慧敏在三连的学校做过老师。夏伟君长期担任拖拉机手,娶望奎县王德英为妻,后到供销社工作,参加白石电站筹备和建设工作,任财务科长。

推荐上学:虞霞飞,沃兴德,任红英。

先后回沪:李明辉,田云飞,沈慧敏,常美菊,朱海华,华国平,沈国英,任军,陈国伟。

当地就业:薛松林。

回原生产大队的有:沈春达,刘荣焕,韦淑芳,邬孝健。

回南方投亲的有:郭伟龙,华子丰,常步雷。

四位上海干部

郑清华是奇克镇反修大队的上海干部。宋定鹤,赵瑞鸿,金梅良都是车陆公社的上海干部。

宋定鹤是三连的指导员,青年有矛盾,有活思想,他都能耐心细致帮忙解开心结,到上海多次走访知青家庭。

赵瑞鸿负责知青的生活,他白手起家,开垦荒地种菜。不管刮风下雨,大热天,他全身心地投入知青菜园子,为了我们能吃上新鲜蔬菜而付出了很多心血。地里种了韭菜、菠菜、生菜、小青菜、茄子、番茄、黄瓜、包心菜、大白菜、辣椒、苞米,土豆等。地里不施肥,不打农药,有了毛毛虫,他都是亲手一条条给抓下来。后来附近兄弟连队也闻名到我们菜园子来买菜。

郑清华负责财务。平时也很关心知青的生活。

金梅良负责机务工作,领着大家开荒种地。

十位四川泸州知青:周厚蓉,罗红群,朱福蓉,潘银华,陈荣全,陶文策,李敏建,舒德明,于洪伟,章建华。1976年到三连,2-3年后都回了四川老家。

修路造桥

1971年,开春后的主要工作就是修路,我们的任务是修筑从林场到三连阿廷河的简易公路。砍掉路上的树木,挖掉树根,草皮,挑好两旁的明沟,平整路面,铺上砂石。初期传说投资是一万元一公里。大家都很兴奋,出了很多的力气,但据说后来没有拿到一分钱,都做了义务工。

为方便大家过河,公社曾出资500元,我们在阿廷河上修了简易木桥。

挖玛瑙石

刚开始时三连的低洼地也能拾到红玛瑙石,但数量不多,也很小,后来队里就组织大家到四连玛瑙山挖红玛瑙石。住在临时房中,要下到2-3米深的坑中才能挖到,冬天时挖的坑有近10米深。比较辛苦,也很危险。挖到的红玛瑙石,刚开始2-3元一斤就卖了,一些大的品位好的,也有让齐齐哈尔来的人24元一斤收购的。以后逐步了解到红玛瑙石也是一种宝石,值钱的,挖到的红玛瑙石才卖到了合适的价位。队里曾经挖到过20多公斤重的红玛瑙石,年底分红的资金来源主要就是挖红玛瑙石的副业收入。现在红玛瑙石更值钱了,据报导,2016年有一块10公斤重的红玛瑙原石,产自宝山乡青岭村,以其厚度大,通透度高,内部纹理清晰,拍卖成交价为17万元。

最近很多知青回逊克县第二故乡观光,看到逊克县有所发展,但三连还比较落后。山河依旧,路还是砂泥路,路况是脏乱差,灰尘满面,河水也脏了,生态环境不如早先。

逊克县今后还是要搞好农业的集约化经营,进一步发展地方经济,做好红玛瑙的开采和加工。不能无组织地乱挖,严重破坏生态。如同中央最近安排的,可以探索建立集体股权参与项目分红的资产收益扶贫长效机制,走出一条资源开发和脱贫攻坚有机结合的新路子。有些地方也可以退田还林。

望我的第二故乡早日走出困境,明天会更美好。

阿廷河边创业纪事(作者:沈春达等)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阿廷河边创业纪事(作者:沈春达等)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阿廷河边创业纪事(作者:沈春达等)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