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寄往远方的怀念——聚会插友思老友(续)  

2016-06-03 10:49:44|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6年8月,我当时是被免职的六连负责人,还是在拳打脚踢地管着麦收大会战,连续二十几天把一百几十垧地的小麦抢收回来。接着就病倒了。

       这场病很特别,每天早上体温36度,一到傍晚就升到39度,半夜里就高烧40度。全身汗水淋漓就像从桑拿蒸过的一样(那时根本没见过什么桑拿),知青宿舍的炕是凉的,滚烫的身体贴在凉坑席上,人越来越陷入昏迷状态。陈冬芬就让知青岳们把我抬到她家的炕上,我的汗水每天浸透一床被褥。我自己仅有的一床被子已经湿透了,陈冬芬就拿出自已家里的被褥给我盖上,湿一床就換一床,连续五天,连她家里也没有可换的干燥被褥了。高烧把我的嘴唇、口腔上下满满地都是黄泡,一点东西都吃不下去。陈冬芬就用自家炉灶给我熬小米汤(不是粥),一口一口地喂下去。整整七天,六连仅有的二十来支青链霉素都打完了,高烧仍在持续。我本来以为这病可以挺过去,留在连队还可以把秋收秋翻抓一下。这时,陈冬芬提出必须去公社卫生院吊水静脉注射。我只好听她命令,手扶拖拉机蓬蓬蓬地把我送走了。

       到了公社卫生院,当时也没有X光透视机,就从我吐出的黄黄浓痰,判断我是大叶型肺炎。卫民等几个青年医生立即给我吊水输液,又是一周时间,高烧才慢慢地退下来。卫生院认为这不是一般的感冒发烧,很可能是被某种昆虫叮咬后的严重感染。现在看起来,这个说法有点道理。我们六连知青,冬天得克山病,夏天被虫咬感染,而且都是要命的病。能够挺下来,保住这条命,陈冬芬这样的知青赤脚医生功大恩大情谊深。这样,我在一连又住了两周,伟民、根福、高凤琴等照顾我,一连的老乡还给我送鸡蛋(我在一连和老乡有三年共甘苦的经历)。最后两天恰逢毛主席逝世,我悲伤不已,嘴巴里又起了一批水泡。但是不能在公社再呆下去了,匆匆返回了六连。

作者:黄仁伟

小编语:据《逊克县知青工作大事记略稿》一书记载:黄仁伟因对阿庭河森林火灾负有领导责任,在1975年12月29日予以免职;但在1976年1月19日召开的逊克县第五次党代会上,继续作为党代表出席会议;并在1976年5月29日召开的逊克县第三届知青代表会议上受到大会表彰。在整个1976年,黄仁伟实际上仍是六连的领导人,负责全面工作,完成生产建设战备任务。

寄往远方的怀念——聚会插友思老友(续)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六连的茅草屋。

 

寄往远方的怀念——聚会插友思老友(续)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作者站在河岸谷上眺望

 

寄往远方的怀念——聚会插友思老友(续)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作者与插友黄顺发的近影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