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2016-06-20 20:46:59|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李汉民

    猂,体型庞大,强壮健硕。黑棕色发亮的皮毛,硕大鹿角两边展开,十分雄伟。它们能在遍布沼泽的大草甸子上飞奔,是鹿家族里,美丽可爱的大家伙。今天我要讲的故事与猂有关,却与美丽无关。

在初中毕业的时候,我们被告知,不必继续求学就能大有作为。因为我们要被送去的地方有”广阔天地”。  故事就发生在我的”广阔天地”——小兴安岭端的一片原始森林里。

虽有”广阔天地”,但要大有作为似乎很难。但也不能不作为,有一段时间,我的作为就是打猎。具体说,与几个伙伴一起被连队派去看管捕捉动物的陷阱,也叫”鹿窖趟子”。捉到的动物,除了鹿之外,都被吃掉或晒成肉干卖掉了。鹿的幸运,不是因为落入了“鹿窖”之中,而是可以养着割茸卖钱。不过说实话,除非是干窖,落入窖中的鹿,很多都被窖里的积水淹死了。

由一只只鲜活动物,变成袋中肉干的过程,远非文字描述那么轻松,蜻蜓点水,一带而过。杀戮、起窖剥皮、切割搬运、蒸煮晾晒,常常无一省略。把一只稍大点的动物剥皮分割驮上马背,就足以让你成为一个气喘吁吁,浑身发软的 “血人”。狍皮衣裤被血反复沾染,斑斑暗红。我们身上浓烈的血腥味,会使外来之人闻后倒退三步。

当时我们被冠以 “知识青年”,知识却不多。十六、七岁的孩子,称作青年也有点勉强。我们意识不到所做的错误行径。但每每杀戮总会给我带来冲击。则是那一次最为深刻。

那天“溜窖”(查看陷阱),发现捉住一只猂。它非常大,二米多长一米多宽的鹿窖,几乎被它巨大的身体塞满了。它站在窖底,一米长的大脑袋差不多能与地面持平。

当它看到我们时,晃动硕大的犄角,显示了不安。但未表现出极度恐慌或激烈的反抗。但我们还是怕它挣扎,就有人说杀死后再往上弄。

我记不清当时是否带了枪,我想趟子上(指我们居地)应该是有一支的。不幸的是,我们却选择了斧子。那种砍树的大斧子。尽管当时我感到于心不忍,但最终还是加入了屠戮。(好像是三人,不一定是知青。其他二人是谁,我已无从记忆。)它大约重有千斤,如此之大的动物,岂是三斧两斧就能砍死?我们是轮流“作业”,一个累了换另一个。挥动的斧子“嘭”的一声砍在它硕大的头上,看见的是毛皮绽开,露出带有斧痕的白骨,然后是鲜红的血;震动的却不仅是你的双臂,还有心灵。

不再描述那血腥的场面了,请让我含着悔恨的泪水结束这段回忆。

40多年过去了。光阴轮转,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已遗忘。许多记忆,已泯灭在漫漫岁月的长河之中。但有些你挥之不去。人是环境的产物,但这不应成为我们错误的借口。始于文明之初,向善向美,就在人类的追求之中。珍爱生命更是今日之共识。我不理解自己当年的残忍,起码难以原谅。当时它用棕色的大眼睛望着我们,恐惧、绝望还是仇恨? 我无从得知。但我知道,它会永远这样望着我,使我自惭形秽,心灵难安。

猂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猂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