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知青人物肖像之四  

2016-03-03 05:44:11|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君也是在最近一次知青聚会中才重新认识的。在过去的知青年代里,我们曾在同一个小地方(逊克县反修公社所在地)工作过。鉴于工作关系,俩人理应见过面,打过招呼,只是没有私人交往,所以不在彼此记忆中了。

此次聚会,在近距离接触中,在D君身上,使我重新回忆起当年绝大多数“知青三级干部”所具有的作风干练、处世睿智的形象。我从本队插友沈龙生那里获赠一帧照片,是当年全县“知青三级干部”代表赴外地参观考察团的集体合影。这帧照片成为我回忆的线索,因为其中有多人是过去熟悉、或多次直接交往的人物。与D君一样,这些“知青三级干部”都有农村干部的味道,加上大都市人的通识,才能够妥帖地处理或巧妙地敷衍日常繁杂事务。

聚会中,D君的言谈并不多,但他讲了一些过去的事情,还是引起我的注意。比如他讲:刚到农村,凭着一股子“傻劲”,不知深浅,只知道拼着命干活,以为那就是最革命的了。结果把身体搞垮了,没两个月就得了肝炎。那时候的条件很差,即没有充足的食物,更谈不上应有的医疗服务。就是躺着休息几天,恢复部分体力,然后被安排一个受照顾的劳动岗位——看“地营子”。那个“地营子”远离村庄,就是为本大队看守那片荒山野岭(辖地),不让别的生产大队或其他闲杂人染指,免得纠纷。在那里一呆就是两个多月。在“地营子”里,只有俩人,(另一位是来照顾我的同伴)。周围特别的宁静,又是在春末夏初季节,尽情享受大自然的美景;还有那位好同伴(就是C君),整个白天就是看书、拼命写东西;天黑了,就是海阔天空地聊天下事,俩人很对脾气。所以,回想起来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日子。不过“地营子”里,跳蚤太多,不管用尽什么办法,也无法抵挡跳蚤“侵入”。浑身上下都被跳蚤咬遍了,形成一排排疙瘩,数月不退。至今想起来,犹有余悸。

听君一席言,感同身受。当年的“知青梦”,可笑可怜,但自有其可爱处。绝大多数知青从“知青梦”醒来之后,在一个个新的岗位上,做出各自应有的业绩。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