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兴安密林好生活——居山长篇平话连载之五  

2016-12-30 08:42:29|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鹿场往事

       下乡没几天我就被安排在距村子五里路外的鹿场养鹿。
       一开始很新奇,整天与只有花钱在公园里才能见到的动物打交道,无论如何还是较有趣的。可时间久了,眼疲劳感就发挥作用了。每天除了喂草料,饮水之外,最主要的工作是要为这些动物打扫卫生一一清圈。日复一日,反复循环地重复着这看似简单,但并不轻松的活儿,有点儿烦。
       那时在鹿场住的地方是三间大草房。中间是厨房,两边的三铺大炕上挤着我们八九个小青年和当地的或外来的跑腿子。晚上没有电,早早地躺在昏暗的冒烟灯下,读书是奢侈事,光线暗不说,关键是上哪儿找书去呀。
       百无聊赖的我们就邀请一位赶车老把式讲故事,此人不算走南,最起码也是闯过北、有丰富的社会阅历、赶过四套马车、给我们讲些不知算不算故事的故事。老先生讲的故事情节不必说,语句恢谐幽默,一些从未听说的歇后语,时不时地冒出一句,让我们大快朵颐的是那些民间流传的俚语俗嗑,在他演讲中会恰到好处地穿插其中。诸如“四大黑":呼延庆,包文正,铁匠的脖子,黑驴胜;还有“四大红",“四大宽",“四大硬”等等一套四大系列的老古董。这些民间口口相传的东西,登不了大雅之堂,有的很俗,但对我们这些精神馈乏、求知欲又很强的人来说,无异于饥饿中豆包了。不管别人怎么看或怎么说,对当时的我来说,一是排遣了寂寞,二是丰富了语汇。直至今日,在必要的场合,我还能插科打诨地露出一手,不至于在开玩笑时败北。
       再说说大战鼹鼠的故事。
       在鹿场干活的我们本不想招惹这种当地称之为“瞎爬杵子”的东西。当时的农田里鼹鼠成灾。这鼠在已播种的农田里挖出许多小土堆。三五米就有一个,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几十个脸盆大小的土堆堆成条或成半圆形任意地摆放在它认为可以安放的地方。妄为的这物竞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我们的鹿茸烘干炉下的仓库内,随意地构建起它们的地下工程,又把“建筑垃圾”抛在仓库内。无异是一种无声的挑战。接到“战书”的我们群情奋起,你一个鼠辈之流,真是欺人欺到家了!应战后的我们六个精力十分充沛大小伙子马上集体出战。携快锹,带利镐,一场人鼠大战打响了。
       从仓库内入手打响了第一枪。用锹挖下去找到鼠洞向外的方向后,在外边接应的不费力地又挖到洞穴。自认为聪明的我拿来一根细长树枝,顺着洞口把三四米长的树枝全塞了进去,在相应的地方直接又找到了洞口。如此几次后,我们挖了二十来米了,就在我们以为得计之时,新的问题出现了。前面的鼠洞不断地出现分岔洞口,你根本不知哪条洞内有鼠,无奈我们只好分头出击。在出现第七个岔洞后,我们六人的兵力就明显不足了。
       高智商的我们战胜了鼹鼠了吗?
       我们六个人全力以赴与其貌不扬的鼹鼠酣战,正处如火如荼之际,战情突变。长于地下工作的“挖掘高手”又给我们出了几个新的难题。一是洞穴不断分岔;二是明显有新挖洞口的出现。对于前者,我们打算采取重点出击,个个击破的作战方案。在不断出现的新岔洞口插上木棒以备过后再挖。问题是随着战爭的深入持续,对手为我们准备的岔洞让我们应接不遐。或高或低或左或右层出不穷的岔洞不断地出现,让我们认识到:我们低估了对手。我们只好重新调整作战方案。那就是针对出现的新土洞穴,集中优势兵力,试图打一场围剿战。
       我们六人在有新土的洞口处,一人按老办法有条不紊地持续追击。另外的人在估计敌人可能出现的地方设下埋伏一一一挖一深坑,布下陷阱。这是阵地战和游击战结合起来的打法。在人类战争中不乏以此法获胜的先例。大家通力合作,奋力挖坑。七八个近一米深浅的陷阱在敌人前进的必经之路挖好了。后边追击的也确认了其中两个深坑和自己追挖的洞口方向完全连上线了。胜利离我们不远了。就在我们自认为此战术行之有效之时,新挖土洞不见了,又出现了旧的洞口。在我们正为这一战又输给了这鼠辈而懊之际,挖过土的后方不远处竟传来了吱吱的鼠叫声。大家顺声望去,一只大白天本不应该露出地面的“瞎爬杵子”,竞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杵在我们挖过的土堆上。是无意为之,是嘲讽,是挑逗,不得而知。见此情景,打了败仗的我们恼羞成怒,有顺手掷锹的,有随手抛口块的,有奋力跑过的,但全无济于事。那憨头憨脑的小精灵在稍许站立后,立刻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待我们奔到它出现的地方向下一看,一个新洞口又出现在我们挖过的坑道中。
丢盔卸甲的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在这场人与鼹鼠的较量中打了败仗,而且输的很惨。它们的老巢究竟在哪里?据说这鬼东西的地宫里设施一应俱备,什么储物室,起居间,甚至连卫生间也应有尽有。原本想直捣黄龙后能一览鼠宫,可惜我们能力所限,只能是“望土生叹”了。
       败下阵来的我们总结一下战况:一,战斗持续近四小时,我们未吃午饭不说,圈内的鹿们也要晚两小时才能进午餐。好在早有准备,早晨我们为牠们多添了草料。二,挖出的土方十余立方米左右。三,挖过的洞穴深的近一米,浅的不足一锹深。四,挖过洞穴的长度百米开外。五,捕鼠一无所获。
       这是我的一个亲身经历,从而得知:万物皆有灵,人类不要妄自尊大。
 
作者:居山    文字修改:方良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