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兴安密林好生活——居山长篇平话连载之二  

2016-12-27 15:04:44|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的糗事

       大约是一九七六年,我在新鄂村烘炉里,从事打铁行当。当时一起干这活的有四人,分别是我岳父关永顺(当师傅)、上海知青徐招根(学姐的先生)、鄂伦春族青年葛长军(乳名小伙),与我。那时没有电焊机一类的先进设备,仅用双手锻造,尚可发挥其它工艺无法替代的作用。(有关这方面的具体情况在本节中不展开说了。)
       在一个铁炉旁工作的人,各家相互之间有个大事小情,都必须伸伸手,尤其是在民风淳朴的多民族地区。话说当年师兄徐招根家里需要更换房顶的苫草,(即“苫房”),我们几位同门师兄弟理所当然伸出责无旁贷之手。干这活非一日之功,“苫房”之前要割够苫房草,铡完并码好,还要浇上足够的水焖上。做好这些准备工作之后,还需多叫上点人。一起配合才能开始苫房。
       当时当地的“苫房”还是有些说道,负责前后坡两面四边活的叫“抱稍”(去声),是技术含量最高活儿。其它人有的负责铺草、兼用一种25×40cm左右尺寸、带有凸凹槽叫“拍子”的工具,铺平拍齐;还有站在屋檐边接下边抛上的草,然后再扔给“抱稍”或铺拍人的。房上房下大致需要十人左右,才能胜任“苫房”这活。
我记得那一次干这活儿的有:我们烘炉三兄弟、齐市知青佟维国(机务队技术师傅)、瓦匠班高俊英与杨波田、上海知青马顺安等,(还有几位因年久记不清了。)“苫房”过程非本文重点,少叙至此。所以能清楚记得上述几人,是在圆满完成“苫房”工作之后,难能推却主人的家宴。
       那一晚,热情的主人下了功夫,准备一大桌丰盛饭菜不说,还有那“杜康老人”留下来的、让人蒙圈的“口服液”。这玩艺在当晚,在男女主人的感谢话语中、在女主人的伶牙利齿下,我们这些人还挺不抗劝的,纷纷使劲地发挥了一把。还没等散席,徐招根就“淋漓尽致”地带了个头。接着连不会喝或不能喝、忠厚老实、瓦工技术一流的高师傅以及刚刚闯东北的杨师傅,都连喝带灌地解决了斤八两的高度小烧酒。至于我们几位以半个主人身份陪客的,喝多少可想而知了。
       最有趣的是离席后,多人携手来到院外小杨树林前的沟侧,一起搀扶着前仰后合地、集体从装内掏出东西,向前方沟里恣意挥洒。此时有人还说:“这么多人同时手拉手,肩并肩,干这活儿,可能空前绝后。”前不久,还听杨师傅说起那天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这件真真实实的故事。这是糗事,虽难启齿,记忆忧新,不吐不快。
       文中人名皆真不假,如给谁带来我主观上不想带来的负面影响,请您尽管谴责,我非好汉,但敢担当。

作者:居山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