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逊克反修公社老知青

这里曾经叫做“五七农场”、“反修农场”、“反修公社”,最后定名为宝山公社、宝山乡

 
 
 

日志

 
 
 
 

兴安密林好生活——居山长篇平话连载之一  

2016-12-26 13:12:20|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简介:

        居山先生,男,1968年,以齐齐哈尔市知青身份到逊克县新鄂公社插队,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离开逊克县。在逊克县工作近三十年(直至退休),其中有二十多年一直在新鄂公社工作。接受过放牧、看林、农耕、铁匠、教师等工作,曾担任几任农村乡中心校校长。退休后定居在大庆。
                                                                                   

                                                     打猎
       说到打猎,我很外行,没有刻意去务这个行当;但在与鄂伦春民族人密切相处的日子里,日常性地听得到、见得到、也会时常亲身遇得到(尤其是在某个时段,如在茅兰河畔马点放马的日子里)鄂族同胞打猎的事情。打猎,也就成为我在兴安密林生活一部分,并成为我人生中牢记不可磨灭的记忆。
       所以,我开篇就要讲打猎的事。
       下乡的头一年,生产队安排鄂族猎手莫喜生专门给我们知青食堂打猎;后两年换了陈友。他俩人都是一等一的“莫日根”(鄂语:好猎手)。无论打大物(犴,鹿,熊)还是打狍子,野猪,他俩是进山必有,很少空手而返。这当然是得益于那时生态环境好,资源比较丰盛;但还是猎手的本领起着关键性作用。猎手必须熟悉山林环境、察觉气象条件、马匹和猎犬的配合能力、以及出枪的快慢、枪法的准确与否,这些货还有一些隐形条件,都对打猎成效起着各种作用。
       猎手还必须吃得起苦。俩位猎手打大物,多半是在夜里蹲守在碱场或水泡子旁。犴,鹿,狍子一类反刍动物由于身体的需要,必须喝到含有盐分的水,舔沼泽地里的泥浆和藻类植物。鄂伦春人掌握并熟练地运用这些规律,在一个叫“十一队苇塘”的碱场,就不时地为鄂族猎手提供了犴、鹿或狍子等大型猎物。
       蹲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猎手必须在黑天前到猎场,看风向,在动物来的下风头选好位置,并准备些能点燃但又烧不起火的朽木,遇有蚊虫特别多时点燃这些蚊烟木。夜晚冷,在蹲地铺上随带的黑瞎子垫皮和线毯;还轻易不敢穿雨衣或塑料防雨布,生怕稍动一点就会发出轻微的声响。蹲夜运气好的,蹲个一两小时就能听到稀里哗拉的声响,个别急需美餐或幼稚没吃过亏的“傻帽”会直闯场内,但更多的是激灵的“老油条”,走走停停,徘徊逡巡;极个别的,甚至整夜不敢冒险越雷池一步。所以,猎手在头半夜放枪的概率小,蹲到后半夜才有机会放枪的情况多。
       狩猎时,往往采取两人一组,一人任主炮手,一人当助手。助手负责夜间照明,当主炮手示意猎物进入有效射程内了,就及时地打开装有五节一号电池的手电筒对准猎物照去;主炮手负责开枪,配有一支枪管上绑有白木的步枪(有助于三点连一线的瞄准)。因夜间无法利用瞄准器,所以枪响中目标,多半是凭经验。枪响之后,短时间之内两人可小声对话,交流下一步应变行动。
        一般夜里确认打到物、并经较大功夫听不到一点动静之后,猎手才会露出身段,跑步去取猎物。当晚就要剖开猎物,掏出内脏;这样不捂膛的肉鲜,吃起来口感好。掏出的内脏要尽可能地移出场外远一些,以便于再次利用这个猎场。如果打猎次日下场雨则大吉;雨水会稀释猎物残留气味,从而提高重新利用此猎场的程度。反之,就要弃之,转移到另外的猎场。天亮后要剝皮,卸肉。智慧的鄂伦春人分解动物,那真是一绝。 庖丁解牛的绝技被老猎手完全掌握,且技胜一筹。因为鄂伦春伦猎民不是一般的卸肉,还要求卸出两组重量相等,驮在马身上的东西不能是两边重量不一,防止长途行走过程中马鞍子朝重量大的一面偏歪,极其易发马匹奔驰事故。卸完后的兽肉,要在固定的部位上用猎刀捅出用来穿皮绳(一般用黑瞎子皮条)的小孔,然后就一对对放平地上;返程时,先将猎物皮张毛顺马鞍方向铺好,然后按先大后小的次序把一对对兽肉绑在马鞍上。如超载不能一次性带走的兽肉,可挂到树顶上,待返回再取。假如返回途中遇有好的运气,再打猎物,也可寄存猎物在做有记号的树顶上,这叫“打着早围往家归”,稍后再取后一围。
       我说的多,其实我当年只是有过一次跟随莫喜生老猎民打猎的经历,那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也是一次终生难忘的蹲碱场狩猎生活。如今回忆起来,叫做幸运的一次,但在当时那一份苦等猎物、备受蚊虫叮咬的煎熬,说真心话,不想再来一次。

        仅凭这一点,我衷心佩服鄂伦春猎人,他们真能吃苦耐劳!

兴安密林好生活——居山长篇平话连载之一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的新鄂中心校的操场。

 

兴安密林好生活——居山长篇平话连载之一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新鄂上海知青拉锯。

兴安密林好生活——居山长篇平话连载之一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新鄂上海知青山林伐木。

兴安密林好生活——居山长篇平话连载之一 - 反修知青人 - 逊克反修知青
同为新鄂人合影,近照。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